《全世界都以为我是佞臣》作者:突然撑死

                       

简介:

偏执狼崽子小皇帝攻×同样偏执佞臣相爷受沈濯×林惊云双疯批

沈濯生于深宫,长于深宫,黄袍加身之时脚下踩着不知多少人的血。

——他是困兽,是疯犬,心思更是暴戾如蛇蝎。

林惊云名门公子,少年成名,十五岁时一袭白衣惊艳天下,从此无人再敢穿白衣。

后来有一天,他亲手为那只困兽奉上龙纹黄袍,也亲手将自己推进了坟墓。

家破人亡。

“我自见你第一眼,便知我喜欢你。”

可也是你,害我没了母妃。

“我们都是作恶多端之人。”沈濯说,“你说你这辈子身上罪孽定是还不清了,既然都要下地狱,咱们天造地设,再别分开罢。”

“你以为伤在他身上我就不疼了么?”他撩开袖袍,“他疼,我陪着。没地方划了,就在旧伤上划出新伤——”

叨叨叨:

【1】双美人,攻受皆偏执狂,绝非好人,双向救赎

【2】先虐后甜,血虐血甜双结局

【3】涉及朝堂皆架空

【4】作者话痨,想跟你萌唠嗑

【5】凑整整活儿,祝看文愉快。

标签:甜文 虐文 爽文 HE 架空 宫廷

书耽VIP2021-03-01完结

节选:

东启皇城以北,是喀索尔草原。再北一点,是被北野人奉为“神子河”的乌兰河。

传说生前饮过乌兰河水的人,死后不会入地狱。

“哒哒——”

凌厉的马蹄声突兀地响彻整个草原,一黑一白两匹骏马疾驰而去,踏碎了乌兰河边茂郁的草。

沈濯突然扔掉马鞭,急急勒住缰绳,白马前蹄骤然上扬,冲着乌兰河上干净的天一阵嘶鸣。

陆青弋在他后面堪堪勒马,不咸不淡地落在他身后不远处。

小皇帝黑着个脸,一声不吭的在河边瞎转,像极了被欺负的世家小公子,但也只有陆青弋知道,现在的沈濯心里到底有多暴虐。

入冬后北方天寒,身着身上系了件雪白的厚重狐裘,小皇帝怕冷又怕死,便将那人送给自己的上好狐裘过了个严严实实。

可笑的是,偌大一个皇宫,竟找不出一件与之相媲美的皮子。

相府“十里白玉王公道,百年琉璃琥珀城”,所言当真不假。

小皇帝一脸暴躁,想起那人送自己这件裘衣时脸上还似有歉意,说什么“没有什么好的衣料子给你,这件狐皮衣裳暂且是委屈你了。”之类的浑话,惹得他现在只想狠狠地揪住那人的头发问一问,到底这鎏金龙纹的御座是姓林的还是姓沈的!怎的一个相府富可敌国,还敢到他脸上耀武扬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