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风海》作者:澹十点

                       

文案

偏执阴暗攻vs暴躁善良受

祁弋冬买锁的路上捡回来一个伤痕累累的野猫,,最后成了他的男人。

双向救赎,短篇,he

这是一个以救赎和善良开头,以网暴和恶意结尾的故事。

舆论疯长,信仰不存。

键盘底下杀人的时代,手指比枪火更厉害,诛人于横竖笔画之间。

这份感情被他们的键盘咬出血,浪漫和正义又矮了一些。


祁弋冬问,“陈岁是谁?”

“是你的爱人。”

“什么是爱人?”

陈岁说,“爱人是保护你,忠诚于你的人。”

“到什么时候?”

“到我死。”

希望他们是这片荒野滥调里最后一片黑色的霜花,融化在舆论的指尖之下,长风吹过十六岁夏天的楼道,陈岁张开怀抱还在等他的爱人,他们在世俗的棍杖下抵死团聚,一捧黄土竟真的能宽容那份不渝的浪漫。

以天地为证,论相爱可期。

灵感来源于emo云cici版本的歌曲《天空之外》,循环到文结束哈哈。

这个版本的,带着一种强烈的遗憾和不甘,颇有故事感,看文的时候可以搭配~

风向随季节有规律改变的风,称为季风。

歌词唱,自由和爱情,哪一个会更能释怀 所以书名叫 季风海 。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岁,祁弋冬 ┃ 配角:陈荆喻,陈繁灼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予爱人彩礼,送他出阁迎妻

立意:救赎文

内容标签: 年下 甜文

晋江2022-04-10完结

节选:

傍晚七点钟,祁弋冬拎着黑色塑料袋垃圾晃晃悠悠地走到楼下,胳膊抬了抬,砸到了垃圾桶里偷吃的野猫,发出一声不满的叫声。

猫要吃,人也要吃。

他摸了摸不知是饿扁还是本来就平的小腹,对面的干粮店还没关,门口堆着的红豆绿豆玉米面还摆着,红色的灯牌写着“老陈干粮铺。”

祁弋冬想起上次他妈过来的时候买的蜜枣,舔了舔舌尖,抬腿走了进去。

店里更拥挤,到处摆满了各种粮食豆子,还有糯米面的香味。柜台上贴满了各种账单,男生正按着计算机敲着,眼睛微微眯起,盯着最后的数字出神。

“喂,来两斤金丝蜜枣!”祁弋冬看他半天,手指在他面前敲敲,盯着他的脖子看,是一个红色的痕。

这种痕迹不是亲出来的,是掐出来的。

上次陈荆喻跟他哥打架,脖子上被掐了一圈青紫,像被栓了狗圈勒出来的。

男生抬头,顺着他的眼睛看了眼自己脖子,手搓了搓,皮肉的颜色淡了一点。

金丝蜜枣在旁边最高的纸箱,男生垫脚去够,短袖因为抬手露出一截,祁冬目光定在那片皮肉,眼里满是惊讶,这小子到底是干嘛的,身上被掐得紫一片红一片的。

男生拎着塑料袋装了一半,按了两下电子秤,“二十八,微信现金?”

祁弋冬抬头,跟他的眼神对视上,被那逼人的目光骇到,低头拿着手机装作若无其事地扫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