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羽沉舟》作者:千人玉

                       

文案:

不解风情产科医生攻 X 风情万种中文教师受

终止妊娠同意书上的签名端端正正,陆向舟知道,从他落笔的那一刻起,和宫羽的关系就算彻底结束了。

求而不得的喜欢一个人十年是什么感觉?

就像等在街口的流浪猫,刮风不敢走,下雨不敢走,天寒地冻酷暑当头都不敢走,因为万一呢,万一今天就能等到那根火腿肠,万一今天就能等到那个啃了一半的面包,万一今天就能等到那个人走过来,俯身摸一摸它瘦得只剩骨头的身子,对它说一句:“你好乖呀。”

万一呢。

陆向舟在不被爱的荒野里等了这个“万一”十年,直到听见宫羽那句冷冰冰的“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才终于知道,野猫终究只是野猫,它可以乖巧讨好,可以左右逢源,可以耐心等待,但永远不会有一个家和一个爱他的人。

那么就算了吧,垃圾桶吃剩的鱼骨头也不错,小孩随地乱吐的口香糖也很好。人也可以仅仅只是活着,不谈爱,也不谈未来。

——如果我不再爱你,我还是不是我自己?

——如果我错过了每一个爱上你的机会,我还有没有资格走到你身边?

He,双洁,不换攻和受,23、24、26、27、30章涉及较多文学常识,不想看的可以跳过。另周一到周四10:00更,谢谢大家喜欢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向舟,宫羽 ┃ 配角:吴霖,辛望云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拯救众生,却不肯渡我一人

立意:爱情里的等待到底有没有意义?

晋江地址

长佩地址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现代架空

晋江2022-02-14 完结

节选:

陆向舟是被清晨的鸟叫声惊醒的。

一开始是在梦里,长着大翅膀的鱼从操场那头飞到这头,旁边有人问这是鱼还是鸟啊,另一个人说是鱼吧,你看它有鳞,又一个人说是鸟吧,你看它会叫。然后鸟叫声一声接着一声,穿过操场,穿过耳膜,穿过心脏。

陆向舟感觉那胖头怪物“嗖”地一声向自己飞过来,径直撞上了他的胸口,正打算惊叫,结果眼睛先睁开了。昏暗的微光从窗帘缝隙中漏进来,映在墙壁上,成了一条暗青色的缝——原来是梦啊。陆向舟松了口气,但气出到一半却卡住了,胸口的钝痛感居然还在,低头一看,发现宫羽睡得横七扭八,半个肩膀直接压在了他的胸上,骨头抵着骨头,不比怪物撞那一下轻。

“还好是我呀”,陆向舟一边轻声说,一边轻轻把这尊祖宗放回了枕头上,“你要真找了个Omega,睡个觉就得被你弄骨折几百次。”这下睡意彻底没了,陆向舟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一看,六点了,心想直接起吧,做完检查还能有时间做个早餐——如果他还有心情做早餐的话。

大概从上个月起,陆向舟就发觉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不对劲。先是嗜睡,原本有睡眠障碍的人竟然不需要任何辅助手段就能入睡,而且在宫羽这种不定时“人身攻击”的情况下还能一觉睡到天亮,实属人生奇迹。接着胃口也莫名转变,他喜欢吃咸食,家里的酱油和盐永远是消耗最快的调味品,但最近却愈发喜食清淡,遇着特别咸口的东西还会觉得嘴里发酸,真是奇了怪了。再加上经常性腰酸、头晕,整个人突然从硬朗酷哥变成了病娇弱柳。陆向舟琢磨了很久,觉得除了那个原因,大概也不能是别的了。

翻身,下床。家里的供暖刚停没多久,初春没有暖气的早晨和严冬也没什么区别,陆向舟被冰凉的拖鞋冻得一哆嗦,赶紧猫着手脚去衣橱里掏了双袜子套上,然后慢慢走向卫生间。关门的时候下意识抬头看了眼还在睡梦中的宫羽,即便半张脸全埋进了被子里,但鼻子锐利的轮廓和纤长的睫毛还是美得惊人——他应该出现在杂志封面上,而不是屈尊于我的床上,陆向舟认真想。顺便还想了一下,如果孩子能有宫羽一半的基因,不求多,就一半,那也该是绝顶好看了。

昨天下班时顺道买的验孕棒被陆向舟放在了洗漱台的柜子里,晚上宫羽开柜子找电动牙刷替换头时他还不自觉地紧张了一下。结果宫羽本人,只要他不想看见的东西就一律看不见,估计别提一个验孕棒,就算一打验孕棒整整齐齐码在柜子里,他也能视而不见地从里面翻出跟牙刷头轻松换上,俨然睁眼瞎。

拆包装,读说明,Beta的验孕步骤比Omega复杂,因为本身不是易受孕的体质,所以即便怀孕了,孕激素分泌浓度也不会太高,必须调配特殊的试剂才能检测出来。于是大清早的,天才蒙蒙亮,我们一直只拿笔杆子的陆老师此刻像个科研工作者一般,捏着两根试管不停地倒来倒去,直到手里的液体被调配成了清澈的粉色,才小心将试剂倒进验孕棒里。接受到检测信息的验孕棒发出“滴滴”两声,陆向舟又瞥了眼说明书,确认无误后便用检测盒里配的小针扎破手指,滴了两滴血到检测区。验孕棒的检测口只有小小的一个,大概五毫米长,五毫米宽,即便只有两滴血,也造成了短暂的拥堵。陆向舟抱着胳膊靠着瓷砖墙上等待检测结果,脑子不受控制地涌现出了无数画面。

他一直想要个孩子,大概从婚后五六年的时候开始。那会儿他已经迈过了三十大关,少年时的激情和冲动在时光中慢慢被磨成了沉稳和隐忍,他开始明白,宫羽这种人,大概是不会对爱情这种事产生什么兴趣的。毕竟他们的爱情问题频出,麻烦又多,无药可解,还没法手术切除,完全不符合宫羽悬壶济世、科学问诊的行事习惯。所以他觉得有个孩子或许会好很多,宫羽不喜欢爱情,但对亲情总不会置若罔闻。有个孩子,无论是什么性别,每天软绵绵在宫羽脚边打转,一会要抱抱,一会要亲亲,宫羽绝对会心软。然后他就会把更多的时间分给家庭,会照顾孩子,会带孩子出去玩,甚至还会亲力亲为地负责孩子的教育问题。而这个孩子,是他陆向舟生的,也就变相等于宫羽分了更多的时间给他。虽然绕了点弯路,但总归还是达成了心愿。

陆向舟始终记得宫羽逗别人家小孩的样子。那会儿他还莽撞,老去宫羽医院接他下班,所以总会时不时碰见一些生产完的Omega和Beta抱着自己的孩子去向宫羽道谢。宫羽总是记得每一个小孩的乳名,即便很多小孩都用了同样的乳名,但他也从来不会记错。这些面貌各异的孩子,会被宫羽抱着举高,或是兜着屁股墩在办公室里遛弯,他和孩子的父母们聊天,叮嘱他们产后恢复的事宜。如果偶尔遇到孩子哭了,宫医生的抽屉里总有数不完的玩具,随便一个就能把宝宝哄得眉开眼笑。

如果我有了孩子,如果我真的有了孩子,陆向舟心想,那样的笑容就会属于我了。温柔的、小心的、呵护的、关怀的,所有我一直求而不得的东西,会用另一种方式,回到我的身上。

“嘀—嘀—”检测完成的提示音响起,陆向舟一把抓过还在鸣叫的验孕棒,手抖得差点没直接把棒子磕折在洗手台上,直到结果显示框那儿“怀孕5周”的提示清清楚楚地出现在眼前,才终于,从身到心的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