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馋人的家伙》作者:麦旋风不加冰

                       

文案:

正经人向导攻×二五仔哨兵受

大概是疯批哨兵为爱痴狂屡屡翻车最后居然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的离奇故事(误)。

图耶发誓他只是馋人身子,没想过把自己搭进去!

禁欲系×老色批

——————————

为防站错我在文案强调一下

美人是攻!美人是攻!美人是攻!

现代 – 哨兵向导 – 美强 – 边限

原文地址

节选:

【他可真辣。】

天色灰暗,压得很低,雨滴落在水泥路面上汇成一条条小溪,顺着地势流入路边的排水口。这片区域属于早已废弃的旧城区,又是下雨天,路上没什么行人。窄街旁边,老旧建筑排列无序,巷道藏在低矮楼房的影子里,黑洞洞,阴森森,像一张张贪婪巨口。

二层小楼久未使用,很是破败,二楼空空荡荡,五个男性哨兵穿着非制式的黑色作战服,或站或坐,占据了不易被外界发现的隐蔽角落。

墙边两个男人小声交谈,“这次出动了小半个分部,场面够大的。”

“那可是高塔的大人物,好不容易才得到机会,上头下了死令,要么活捉要么杀掉,绝不能让他回到高塔。”

另一边的矮个子插话:“听说是个向导,级别挺高。”

“向导啊……”寸头男人舔舔嘴唇,嘿嘿地笑了两声:“不知道漂不漂亮。”

队长听他们越说越不像话,警告地用眼神扫过那三个人,沉声道:“安静。”

图耶一直没出声,他从不参与这类讨论。高大的男人靠在早就失去了玻璃的窗户后,手里把玩着一把折叠小刀,刀锋贴着指尖转来转去。他的精神体盘在颈间,是条三角脑袋的蛇,头顶布满碎瓦似的平滑鳞片,只有眼眶上的几片如角般凸起,身体呈黄绿色,花纹复杂,莫名瑰丽。一阵风吹过,那蛇抬起头吐了吐信子,发出轻微的“嘶嘶”声。

与此同时,五人的耳麦里传出指挥的声音:“目标来了。”

视线中出现由五辆改装越野组成的车队,车身上沾着的斑驳血迹、划痕和凹陷都表明它们刚经历过一场恶战。

拉维尔坐在后座休息,他很疲惫,外城突然出现有组织的恐怖袭击,本来这类事件与他无关,但其中涉及未结合的野生哨兵狂化,高塔为了妥善处理才派他一起去。安抚狂化哨兵非常麻烦,高强度使用精神力后,哪怕是他也有些支撑不住,而且,他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