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狗自由》作者:困崽

                       

文案:

不想舔你时你什么也不是

年下直男体育生X假s真清纯造型师

——————

安荻,话多尺度大,人人都觉得他经验丰富,只可惜母胎solo24年。

酒吧初遇,安荻一眼相中姜煜,要到了联系方式后,遂开启舔狗模式,每日早晚安一个不落。安荻:“哥哥在吗?哥哥在干嘛?哥哥昨晚睡得好吗?”

姜煜:“兄弟,我不是gay。”

作为男大学生(188有腹肌体育生),一生唯爱清纯美女,对于把微信给了一个Gay这件事,姜煜至今坚持自己只是喝酒上头,而不是被安荻那张极具迷惑性的漂亮脸蛋给迷了眼。直到他阴差阳错和安荻sleep了。

睡了后,姜煜突然发现安荻好像没那么舔了,发消息也发得没那么上心,心想自己是魅力不大还是体力不好?

姜煜:“今天怎么不早安了?”

安荻:“舔狗就是想舔就舔,不想舔就不舔。”

——————

注:直掰弯,受非典型舔狗,上一本文的角色,叫年下的攻哥哥只是舔狗时的习惯而已

长佩vip2020-04-10完结

节选:

“宝,怎么一直不接电话?”

安荻正在给一个最近正当火的选秀新人做造型,手忙得不可开交,好不容易腾出手了有空接电话,对方甜腻的声音立马响起。

“哎哟喂,今天可忙死我了。”安荻边说着边放松似的转了转肩颈,“怎么了?”

“今晚有空没?”

安荻看了一眼手表:“可能得搞到九点去了。”

“那刚好,这个时间适合喝酒。”对面的声音听起来很雀跃,“我把方弥郁也叫上,老娘这段时间被考试折磨得生不如死,终于能休息下了。”

“他回国了?”安荻有些讶异。

“转机而已,明天又飞,他给你发了消息说你没回。”

“没时间看,那既然解放了,今天就陪我们大小姐喝一晚。”安荻不假思索地答应了,正好明上午他也没工作,喝多了也可以睡到下午才起来。

“爱你宝!那你到时候回家美美打扮一下,十一点我们riddle见~”对面说完没等安荻回复就把电话挂了。

安荻看着已经变成主屏幕的手机界面,无奈地笑了一下。

大学时期他就有个铁打的三人帮,刚刚给他打电话的是楚黎,方弥郁则是另外一个。他和楚黎本科都是英语系的,只有方弥郁是美院的。

自己因为从小就对时尚感兴趣,所以本科基本都是在各大时尚杂志当底层实习生顺便兼职造型穿搭博主,而楚黎则是忙着跨考法硕,方弥郁也在申请意大利的艺校继续服装设计的深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