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害人匪浅》作者:贺铃响

                       

简介:

线上所有人都觉得我俩是一对。

线下父母和朋友都劝我们说,网恋要擦亮眼睛,小心上当受骗。

那还网恋个锤子,我们是七年的好兄弟,亲亲抱抱怎么了,又不是真的想泡对方。

我们都是直的!

一个先奔现后网恋的故事。

土味浪漫的社畜攻×乖巧的钓系大学生受

两个大龄儿童我掰我自己,以好兄弟之名放飞自我腻腻歪歪的小甜饼。

涉及一定游戏描写。

攻好像有点憨。

受有四舍五入等于没有了的社交障碍。

标签:HE 年上 甜宠 小甜饼 搞笑

CP2021-06-20完结

节选:

寒玄冬,男,二十九岁,柳杨店优质青年代表。

身高一米八六,体重八十二公斤,生得人高马大,一表人才。

工作稳定,目前月薪七千,仍有上升空间,参加工作的第二年便买了辆属于自己的车。

其父母皆是高材生,经过多年打拼,为儿子留下一套城区一百二十平带阁楼的房子,退休后拿着每月共计一万余的退休金在柳杨店的小院子养老,热爱聚众搓麻,注重饮食作息规律,身心极其健康,无养老之忧。

然而就是这位各方面条件优秀,高中时因善写情诗人送外号情圣、大学时深受食堂大妈喜爱天天被介绍对象的大帅哥,虽然情史丰富,但感情进度最多不逾牵手,至今初吻仍在,并将自己的左右手视作宠妃。

曾经对他有意向的适婚女青年能从柳杨店的村头排到村尾,但经过无数次相亲,寒玄冬收获的除了“你是个好人,但咱俩不太合适”,就是“你条件太好了,我可能配不上你”。

寒父寒母对他们儿子的条件和择偶标准都有清楚的认知,寒玄冬条件很好,要求很低,对另一半的要求只有女的、人类和能喘气这三条。

而为了儿子的终身幸福,为人父母的自然要高标准严要求,但最初精挑细选的相亲对象全都对他们的儿子表示婉拒,他们只得将条件放宽到来者不拒,而寒玄冬仍旧是被拒绝的那一方。

这令两位柳杨店优质老年人代表对自家崽的质量产生了怀疑。

在暗中观察过寒玄冬一次相亲被拒的全过程后,寒母徐蕙心发现他对相亲很不上心,餐桌上要么一心干饭,要么低头玩手机,从不问问题,答得也敷衍,结账坚持AA,剩饭剩菜全自己打包,还用餐巾纸折小白兔往里面塞瓜子壳。

寒玄冬对相亲明显敷衍的态度,以及他过去那些浅尝辄止的情史,让徐蕙心怀疑过自家儿子是不是不行,也怀疑过自家儿子是深柜。

最终经过慎重分析,徐蕙心认为寒玄冬可能早已心有所属,只是尚未把人追到手,因此羞于开口向父母介绍,不然他天天捧着个手机和人聊个什么劲?

这天风和日丽,徐蕙心召见寒玄冬回老家。

母子二人面对面守着一张小桌子择菜,寒玄冬小媳妇似的斜着身子并腿坐着,细抠着韭菜根的泥,这般妖娆模样让徐蕙心不禁又想起了自己猜想的第二种可能,微微蹙眉。

她试探着开口:“玄冬啊,你也老大不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