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植》作者:卫小安

                       

文案

(双A)我不喜欢Alpha,树味的除外。

为帮好友出气,楚飞暮决心拿下一个网名叫“白木瓜子”的高岭之花,屡次被拒后,冒充其相亲对象,徐徐图之。

与此同时,一个月内接连三次偶遇一个信息素是崖柏味的Alpha,名叫青木。

没想到,“白木瓜子”竟然就是青木。

——

某日,青木骑着哈雷载楚飞暮去打群架,警车从两人身边擦过。

1:“你说,谁报的警?”

0:“我报的。”

1:“为什么?”

0:“文明社会,打什么架,要打就单挑。”

两人跳上大墙,一人一盒冰淇淋,坐在墙头看那群带着‘冷兵器’的富二代,被警察押上警车。

楚飞暮嘴里含着草莓味的冰淇淋,笑着说:“我想吃巧克力和草莓混合味的。”

青木偏头,像小学生一样认真解释:“没有这个味的。”

楚飞暮突然吻上青木的嘴唇:“现在有了。”

——

楚飞暮(攻)X青木(受)

攻:性格有点霸道,可能有点小傲娇?在受面前莫名孩子气,追妻还哭包那种。

受:看似温柔,实则孤傲刚烈,骨子里绝对刚,三大减压方式【骑哈雷、打文明的架、醉酒说骚话】。

阅读指南:

1、不完全·追妻,无生子,无前任。

2、理性看文,及时止损。

长佩VIP 2022-03-09完结

节选:

青木回到出租屋,刚把超市购物袋里的蔬菜水果塞进老式双门冰箱,电话就响了。

“上次那相亲对象,你还有印象吗?”

进门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吃饭,就被亲妈杨丽梅隔着电话吼了一嗓子,顿觉无比厌烦,饥肠辘辘。

默默叹了一口气,按开手机免提,调低电话音量,这才拆开公司楼下打包的叉烧肉面。

秘制的叉烧肉香味四溢,青木心满意足地挑起一筷子往嘴里送。

正准备大快朵颐,杨丽梅尖锐的嗓音瞬间提高到100分贝:“没听见我说话?什么破手机,怎么没声儿?”

啪啪啪,杨丽梅狂躁地拍了几下听筒,里面传来几声滋啦啦的杂音。

嘴里不停抱怨,不死心似的自顾自往下说:“当初你还看不上,人家转眼就结婚了,婚礼办得别提多风光了,我听介绍人说,他那小媳妇儿长得一点都不如你。”

青木一口面条呛进了气嗓里,哐哐咳了好几声才缓过来。

“妈,能不能别再拿我和人比较?我是Alpha,他媳妇是Omega,没有可比性,这辈子我也不可能做任何人的媳妇。”

青木气得脑仁疼儿,瞬间没胃口了,用保鲜膜把剩下的叉烧肉面密封好,打算等会饿了重新热热再吃,反正这会儿说什么也吃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