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绿茶穿成病弱白莲花(古穿今)》作者:折吱

                       

本文文案:符城沈家的那个相貌姝绝的病美人沈小少爷,又又又昏倒了!

昏倒在他跟影帝裴慕之的世纪婚礼上!

医院一再下达病危通知书。

媒体多次拍到裴慕之频繁出入医院,微博更是始终置顶——“等你醒来。吾妻,长思。”

粉丝泪目:哥哥真的好深情!我又相信爱情了!

裴慕之身价水涨船高。

一杯毒酒送自己的皇弟归西,大仇得报,重登帝位的沈长思窝火地发现,自己竟然魂穿到一个同他同名同姓的病弱小少爷身上。

对方不仅对一个名叫裴慕之的小戏子情根深种,甚至不惜向家人以死相逼。

沈长思舔了舔略微干涩的唇瓣:“……呵。”

情根深种么?

他只想手起刀落,弑个夫。

沈小少爷好友钟麟在沈长思面前哭得梨花带雨,“长思,那天杀青宴,我跟慕之,我真的是喝醉了。我跟慕之真的没什么。你相信我,不要生我们的气了,好不好?”

沈长思瞥了眼虚掩的病房房门,轻咬苍白的唇瓣,“其实慕之跟我解释过了。那天,你因为拍戏总是NG,被导演骂。心情不好,慕之是去安慰你。是我不好。我不该误会你跟慕之的。”

钟麟咬碎后槽牙,勉强装出高兴模样,“太好了!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对不对?”

沈长思睫毛微垂,“嗯。”

在沈长思看不见的地方,钟麟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哈,沈长思,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地蠢,一样地烂好人。

病房外,无意间目睹了钟麟变脸全过程的裴慕之眼神愕然。

钟麟走后,沈长思优雅地剥着手中的香蕉。

以后还是好朋友啊?

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命。

数日后。

人气小鲜肉钟麟和影帝裴慕之在婚礼当天热吻的视频被人放到了网上。

由各大媒体和营销号大量转发

钟麟和裴慕之双双形象大跌。

同一天,沈长思在社交平台发表离婚声明——

“裴慕之,乙亥年出生。因不守夫德,故休之。从今后,天涯末路,生死无关。”

吃瓜群众:“哈哈哈哈,不守夫德!!!笑yue了!”

“哈哈哈哈!不守夫德,故休之!!尼玛,我宣布,今日份快落,是思思给的!!”

医院。

沈长思手中的手机被一只修长的手没收。

男人身穿白大褂,声音清冽如玉,“沈少,病刚好,不宜长时间玩手机。”

注:不在垃圾桶里找男友,火葬场直接扬灰系列。

离婚,踹渣男。

木有露脸的是攻!!!

——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长思、余别恨(晏扶风) ┃ 配角:预收《民国小掌柜》 ┃ 其它:《重生成大佬的童养蛋》星际(求收)

一句话简介:打脸,我是专业的

立意:成为最好的自己

历经被俘、幽禁,以铁血手腕重登帝位的大恒国明祐帝沈长思,一朝重生,成为同名同姓的沈家人病美人大少爷沈长思。沈家大少爷患有怪病,动不动就晕倒。新婚丈夫在婚礼的当天同好友热吻,亲生父母偏心同胞弟弟,家族亲戚以为他软弱可欺。且看帝王如何伪装绿茶,脚踹渣男,令渣男跟好友社死,打脸渣爹渣妈,一众极品亲戚,再无人敢惹。

这是一篇设定较为新颖的古穿今。身为帝王,长思在刚穿过来时,并没有金手指大开。他是一点一点地适应现代的生活,从而在现代开展他自己的人生,收获他属于他的爱情。本文文风慢热,随着剧情的铺展,渐入佳境。有打脸,也有温馨日常,是一个有关前世今生的爽向的恋爱小甜饼。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古穿今 甜文

晋江VIP2022-04-09完结

节选:

兴宝十五年,秋雨淅沥。

沈长思一只手拎着一坛酒,一只手捻一把象牙白骨笛,一步步踏上大将军晏扶风陵园的石阶。

他的长发束起,墨色的发带随风飘起。秋雨沾湿了他的衣袍,帝王也浑不在意,唯独将手里的骨笛,往怀里拢了拢,似这骨笛是纸糊的,沾不得水。

帝王身后,小太监阮福小心地替帝王撑着伞。沈长思是微服出访,除了贴身太监阮福,再未带其他人。

偌大的将军冢,掩在草木深处,青痕斑驳。

帝王将手中的那坛梨花白递予贴身太监阮福,将手中的骨笛系于腰间,亲自伸手将将军墓前的青藤拨开。

“圣上,使不得……您交代奴才,奴才替您……”

阮福忙将手中的酒坛放下,欲要向前去忙主子的忙,只听帝王道:“把酒抱好,回头要是不下心摔了,朕治你的罪。”

声音懒洋洋的,听着没有半点帝王的威仪。

可阮福是亲历这位曾经的太上皇,是如何在漫长的被俘生涯当中,在虎狼环伺的境况当中依然活了下来。归国后,又是如何被先帝幽静于“养怡殿”十年的情况下,一朝发动宫廷政变。又是如何以铁血手腕将先帝鸠杀,并且以雷霆之势,将朝中所有拥趸先帝的大臣处死的处死、发落的发落,拉拢的拉拢,重新夺得帝位,坐稳江山。

义父时常提点他,伴君如伴虎,要他千万要伺候得仔细再仔细一些。

阮福赶紧将地上的梨花白重新抱好,站在帝王一侧,替主子将伞撑好。

“阿元,你看你,你混得也太惨了,除了朕,竟连个给你扫墓的人都没有。”

帝王哼了哼,将军墓前的青藤被他亲手大力地拨开,墓主人的姓名因此隐隐可见。帝王伸手向后,阮福忙地将手中的酒坛给递过去。沈长思将酒坛的木栓利索地取下,自己饮一半,剩下一半,悉数洒于将军墓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