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为继》作者:君太平

                       

文案:

他的出生即是原罪,颠沛成长,还没长成,

却在又无意间比照着自己的身世炮制了另一个原罪,

以为绝望挣扎中诞下的是希望,却在绝处逢生的时候发现是末路。

可谁又知道,末路的尽头不会是希望呢?

何以为继的关键字:何以为继,君太平,大佬,娇妻,爱子

连城二星VIP完结

节选:

酷寒的冬日里,寒风裹着碎雪唿啸而至,铺天盖地的笼罩下来,今年的冬莫名的冷,透天彻地浸肤入骨的冻,带来了严寒的肃杀,似乎所有的生命都宣告了周期性的结束。万物寂静沉眠,默默的积蓄着力量等待来年的新生,抑或者默默在这场残酷的严寒中死去,再没有机会获得新生。

坚硬的鞋底一步一步沉稳的敲击着地面,破开了这暗沉冰冷寂静中的沉沉死气。褐红色的泥土,锈迹斑斑的斑驳铁皮,鼻翼间充斥的异味,脏乱狭窄的棚户小屋缝隙中一双双好奇打量的眼睛……无一不显示这里的环境恶劣到了极致。

男人皱了皱眉,脚下不停,直接步向过道转角处那间狭小的褐红色土墙小屋。

小屋比一般的棚户铁皮屋还要低矮一些,土墙上嵌着的那扇破旧铁皮门上,锈迹不堪的铁皮煳了两层,才勉强封住了不及男人肩高的门扉,小屋虽然简陋,但门前这小小的一块地方却整理得意外干净,男人在门前站定,手搭在门上,却因屋内传出的声响微微顿住。

铁皮门扉单薄,屋里一声急过一声的痛喘根本无法遮掩,透过薄薄的门扉传了出来。

男人薄唇微微一抿,眼中的深沉无法窥视。

粗重急迫的喘息之后,门内传出男人沙哑痛苦的哀求声。

“……出来……呜……求求你……快出来……”

门内痛苦的喘息和断断续续的哀求,时断时续,男人在门**定许久,最终还是伸手缓缓推开了那扇如同虚设的门。

屋门一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从逼仄狭小的空间汹涌而出,男人瞳孔一缩,下意识抬眸朝门里看去。

屋里没有窗,空间狭窄暗沉又阴冷,靠着左边的墙边放着一张小床,屋里没有光,借着屋外的光线勉强能看清小床上躺着一个人,他的姿势有些古怪,双腿分开微微屈立着,在这冷得让人哆嗦的屋子里,他上衣穿戴整齐,双腿却光裸着,他似乎正经历着骇人的痛楚,唿吸一声重过一声,急急的喘息几乎要掏空他肺里全部的空气。

门被推开的声响惊动了他,他头部微微抬起望过来,“……唿唿……阿婆?”他重重的喘息一声,有些不确定的轻唤了一声。

“阿婆,是你吗?阿婆……”没有听到回答,他可能是疼到了极致,倒抽了一口长气,才颤颤巍巍的伸出抓在身下床板借力的手,朝着门口的方向虚抓了一下,用熟练的祖鲁语断断续续的请求着,“阿婆……帮帮我,他……他要出来了……帮帮我……我……我看不到……我怕伤着他…………阿婆,求求你……”

看清屋内的情形,门口的男人终于变了脸色,看着躺在床上的人那隆高的肚子,半响都没能动弹,他想过千百种再见到这人的情形,却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