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怜》作者:微也

                       

文案

疯批病娇假太子VS真公主

伪兄妹/双C

沈裴是大郢朝的太子,对外——阴郁、狠厉。

对从小在冷宫长大的小公主——哄诱、垂怜。

与她同吃同眠,与她唇语依偎,与她耳鬓厮磨。

向她索要拥抱,索要亲吻,索要一切。

要看她哭,看她笑,看她哀求。

要让她深陷这深宫瓦墙寸步难行。

他会默念她的名字,非衣非衣,是沈裴的非衣。

他会吻掉她的眼泪,告诉她,只有我会对你好。

————————

“我本不及你所见那般好,我深陷沼泽深渊,我自私自利满身罪恶,你眼中的我是真,世人唾弃的我也是真,灰暗是我污浊是我,别人避之若浼也是我。”

“小公主,一起下地狱吧。”

【权谋文/伏笔不便在文案透露】

【二人亲人关系解除后才会有超越亲情的感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非衣、沈裴 ┃ 配角: ┃ 其它:下本《诱裙钗》

一句话简介:我只听哥哥的

立意:要心中有光,学会爱人。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重生 甜文

晋江VIP 2022-3-31完结

节选:

嘉定二十七年,春。

窗外疏枝筛月影,依稀掩映,银白斑驳散了一地,悬月高挂,夜阑人静。

宫灯已燃了些许,悬挂在门檐四壁,垂下的红丝绦被风吹得簌簌。

顺着窗棂看,其上投映出一道倩丽剪影,额头微垂,鬓上的流苏因着身子的倾斜而泠泠颤动,身前顺下的两捋长发之间,是细颈的流畅弧度。

“嗒嗒嗒——”窗外传来细密又轻浅不一的脚步声。

几名宫婢端着盥漱的物什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不多时,那倩影身后便拢过来一道影子。

浮玉上前,走到沈非衣身后,翻开那镜台上的妆奁,从里头拿出一个玉篦子,作势要拂上前者的青丝时,却被一只如削葱般的玉手拦住。

那人的指尖搭在她的手背上,泛着微弱的凉意,即刻手中的篦子便被抽走,轻轻的放回了妆奁前。

浮玉微微颔首,轻声道:“公主,天色已晚,该歇息了。”

沈非衣抬手时,皓腕上的银铃轻轻响动,清脆又悠扬。

她手下压着一个精美的长形宝函,里头的信纸厚厚的堆叠在一起,被她用一根纤细的玉指轻轻压住,将那几乎要溢出的信纸抵了回去。

“母后可睡下了?”沈非衣轻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