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夫失忆后我把大将军招赘了》作者:岁寒晚急

                       

文案

宛苑喜欢席秋舫,少时藏在心里,直到他的白月光消失后,席秋舫温柔的向她求婚,才有了名正言顺站在他身边的机会。

可大婚前三个月,席秋舫落水,突然失忆了。

他记得所有人,记得三年前和白月光的点点滴滴,却忘记了宛苑做过他三年的未婚妻。

他当着所有人的面,牵着白月光的手,告诉宛苑,尽管他失忆了,但他这辈子,一生一诺,一世一情,绝不会别恋。

他确信,不会爱宛苑。

面对席秋舫的当众折辱,宛苑当断则断,撕毁婚书,却在回家的马车上撕心痛哭,肺都要哭出来了。

正哭的不能自已,马车撞上了一名绝色琴师,宛苑悲痛之下,恶向胆边生,把“琴师”拐回了家。

第二天“琴师”的皇后舅母,下降臣家,亲自来提亲了。

而宛苑成婚之后,曾经放话一生一诺的席秋舫,才发觉自己早已爱上了她。

宛苑:我那夫婿柔弱不能自理

孟濯缨:父凭女贵,在下宛孟氏(得意

席秋舫:我这一辈子,只喜欢不喜欢我的女人(狗头

搜索关键字:主角:宛苑 ┃ 配角:席秋舫 ┃ 其它:长日放纵

一句话简介:未婚夫失忆后我招赘了

立意:幸福人生,掌握在自己手中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市井生活

晋江2022.3.31完结

节选:

疏桐瑟瑟,黄叶潇潇,卷落在碧罗裙边。

宛苑穿过廊檐,院门外打盹的小丫头立马坐直身子,唤了一声:“宛姑娘。”

宛苑颔首,正要入内,那小丫头不机灵,身子往门边斜了斜,堵住去路。

侍女湘弦竖起柳眉发作:“还不让开?我们姑娘是世子的未婚妻,什么时候入内还要通报?”

小丫头低下头,嗫嚅回话:“是金姑娘在里面。”

宛苑不让湘弦和她吵闹,平平淡淡:“我知道了。”

小丫头连忙让开路,心里还在咂舌:宛姑娘真是好忍性,自己即将大婚的未婚夫和旁的姑娘在屋子里,也半点不动气。

宛苑入内,看见院里新添了一架秋千,这里原先的一丛紫□□花,原本开的正好,已经被刨了。

因为旧菊花占了新秋千的地,自然要除掉。

宛苑触景伤情,心里不知多不痛快,但也没表露。

里间有嬉笑之声,几个侍女全在内室,围着她未婚夫席秋舫和金灵均。

金灵均言笑可亲,不知说了什么,逗得侍女都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