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年》作者:顾言丶

                       

文案:

柳若松认识傅延二十七年,从没把“救世主”仨字跟他扯上关系——直到某一天他从梦中惊醒,一回头却见到阴阳两隔的恋人活生生地站在他旁边。

“……我没为了什么。”傅延目视前方,没发现他的不对劲,依旧自顾自地回答着他“方才”提出的问题:“硬要说的话,就是为了你以后还能去喜欢的地方拍照。”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直到很久之后,柳若松才知道,这句“保证”的背后,是傅延失落在时间缝隙里的整整十六年。

——

“傅先生,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请问您有什么生日愿望?”

“想跟你一起看夕阳,这个算吗?”

——

【半退役飞行员攻X户外摄影师受】

【傅延X柳若松】

长佩VIP2022-03-18完结

节选:

傅延睁开了眼睛。

雪白的天花板上沾着一点不易察觉的灰黄色污渍,圆形的顶灯开着,亮度对他来说有些刺激。

傅延的眼睛泛起朦胧的水雾,迟钝地感受到了光亮带来的刺痛。

但他失神地望着天花板,一时间连闭上眼睛躲避这种小事儿都没反应过来。

他似乎身处某个闹市区附近,半开的窗外传来模糊的叫卖声,劣质甜品的甜腻香精味儿顺着窗缝爬进房间里,钩子一样挑起了傅延的反应。

他眨了眨眼睛,水雾顺着眼角流下去。迟钝的感官重新回笼,傅延闭上眼睛,终于从方才那种半死不活的茫然状态中清醒过来。

很平常的一天,傅延想,但我不是死了吗。

这个念头出现得顺理成章,傅延冷静得有些反常,他微微曲起膝盖从床上坐起来,忍着眩晕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完好无损,除了右手手背上有一道浅白色的疤之外,什么伤痕都没有。

他胳膊腿齐全,身上也没缺什么零件,傅延垂着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发现他穿着一件素色的睡衣T恤,被子堆在腰间,一副刚刚午睡醒来的闲适模样。

天花板上的顶灯温和地散发着白晃晃的光,傅延盯着床单看久了,有些眼晕。他皱着眉捏了捏额角,脑子里近乎一片空白。

窗外粘腻的棉花糖香气很快被另一种食物所取代,浓烈的烧烤味道散在空中,夹杂着牛羊肉的油香味,丝丝缕缕地渗进房间里。

傅延脸色猛然一变,掀起被子跌跌撞撞地冲进卫生间,只来得及掀开马桶盖子,就弯下腰去,吐了个昏天黑地。

他胃里空落落的,没什么存货,只吐出了几口酸水。

傅延什么都吐不出来,但他反胃得厉害,那点肉香味对他来说仿佛什么毒药一样,勾得他恨不得把胃都掏出来冲进马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