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梦令》作者:何辜风情

                       

文案:

我和师尊抢师弟

双面美人攻×健气狼狗受 年上

上一世,子夜来叛尽师门,堕入魔道,最后被心悦已久却求不得的师弟亲手了结。

一朝重生,子夜来睁开眼睛,赫然发现他回到了对师弟最开始动心的时候。

前车之鉴血淋淋,这辈子他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但悲哀的是,重生后看到师弟的第一眼,子夜来绝望地发现他还是控制不住。

可以前那个对自己又冷又厌还疑似喜欢师尊的师弟,怎么好像也变了?

重生前,子夜来暗戳戳穿了和师尊同款的白衣

君如故(低情商):脱了,烧掉

重生后,子夜来干脆老老实实换上了黑衣

君如故(高情商):你穿着夜行服要干什么?

重生前,子夜来含恨亡于师弟手下

君如故(低情商):孽徒不过罪有应得

重生后,子夜来发现君如故再次动武却是为了护他

君如故(高情商):打狗也要看主人

重生前,子夜来因为不慎被损友坑害而在师弟面前吐露了心意

君如故(低情商):放肆!

重生后,子夜来好马不吃回头草,麻溜地“移情别恋”

君如故(高情商):你骗人的手法很拙劣

慢热,师兄弟年下,非典型重生,一个拳打竹马脚踢天降并手撕白月光的故事

高岭之花美人攻×狠戾闷骚小人受(君如故×子夜来)

标签:HE、年下、重生、虐恋

长佩VIP2021-11-23完结

节选:

弃绝崖边,寒风凛冽,一眼望过去,只见无边苍穹已笼罩满浓厚阴云,而九霄之上间或传来沉闷雷声轰鸣,就连那日月星辰似乎也被遮蔽了起来,天地间一片混沌。

此情此景,若放到往日,恐怕会被误以为是哪个修道者正在渡劫。当然,谁也都能够分辨出来,如果当真是有修士渡劫,这人也绝非出身什么名门正派,只因如今整个弃绝崖皆已被冲天魔气包围,呈现出荒凉萧瑟的意味。

而与之相反的则是那道立于崖边的身影,出尘绝俗,清丽无瑕,一袭雪衣也白到令人心惊。这名青年虽然未有任何动作,脸上也面无表情,但似乎只要他站在那里,就会理所当然地成为一幅最罕见的珍贵画卷。

因此,哪怕距离隔得再远,子夜来也总是能第一眼就看到他,并控制不住地为这个人心如擂鼓,生出千百种最缱绻缠绵的情愫。

纵使他心里清楚,君如故永远都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

向来如此。

看着心上人朝自己越走越近,本应是一件令人喜悦的事情,但此时的子夜来只觉如坠冰窟,那股冰冷寒意瞬间遍布全身,连带着被他握在手里的剑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君如故在生气。虽说他那张俊美面容没有一丝阴影,眉眼亦如同平常那般沉静,可他所散发出来的磅礴怒意却让人无法忽略,仿佛仍被收在鞘中的绝世神兵,只要一声令下,马上便会毫不留情劈斩而来。

他也许逃不了了,因为已经……无路可走。在极度绝望之中,子夜来反而镇定了下来,死死盯着眼前和自己只有一步之遥的君如故,哑着嗓子开口道:“师弟,你当真要杀我?”

就算明白这一句话是废言,他也要亲耳听见君如故承认。

此言一出,停住了脚步的青年也抬眼望向他,额间那抹朱痕凄艳似血,目光中却无悲无喜,只余厌恶和冷漠清晰可见:“子夜来,你身为延天宗之徒,不仅叛离宗门、堕入魔道,甚至到了最后还意图弑师,你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该当何罪?”

君如故说出口的一字一句,皆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他脸上。子夜来重重喘了几口气,遂握紧了剑柄厉声道:“那你又是否知晓,我到底为何要犯下如此罪孽?!”

“我不知,但也没有必要去了解。”君如故双眸微眯,身上冷意更盛,“子夜来,在你堕魔并做了延天宗的叛徒之时,可曾想过自己会有今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