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经年》作者:秦问水

                       

文案:

得不到、忘不了,当是最难舍。经年之后,即便有另外一个长相肖似的人出现,即便他们互相温暖了对方五年,可他终究不是他!在长寒心中,只有苏墨莲才是这世间最好,才值得被他放在心里,即便他已经死去多年。

搜索关键字:主角:长寒、江碧白 ┃ 配角:方尘缘、苏墨莲 ┃ 其它:爱而不得

一句话简介:得不到、忘不掉,当是最难舍!

立意:纵有万般纠葛,可爱了就是爱了,不爱就是不爱!

内容标签:

晋江2021-04-12完结

节选: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伴随着历史遗留下的钟声,上扬帝都,又一次在烟雨蒙蒙的晨晓中苏醒。今天是个好天气,江碧白和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出门。

护城河边的石林如同护城河里的水,几千年来历经风雨,却还是一如最初的模样。低沉而婉转又深情而悠远的声音从石头林中传出来,这是江碧白整个少年时期的梦,一个看似很近却又遥不可及的梦!

那一年的上扬帝都,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那一年的上扬帝都,一霎车尘生树杪,陌上楼头,都向尘中老。

神女峰下,一场无妄的灾难,江碧白明媚张扬的少年时代结束了,父母的离世成了碧白心中永远的痛,几十年来相濡以沫的生活,至死纠缠在一起的臂膀,托举着江碧白生的希望,梦中的江碧白惶恐又无助。

神女峰山脚下江水绵延两千里、远古的黑暗四万八千岁,可有那灵魂在夜晚哭泣?未及束发之年的江碧白从不知道一个人茫然无措的日子是这样的孤单凄冷……

父亲的好友,一个清瘦又干净至极的男子,乘火车一路北上,从千里之外来到神女峰。这是江碧白的救赎,他带自己离开了神女峰、离开了和父母隐居多年的地方。

父母对于身边事物的喜爱过于随性、毫无章法,只有卧房中的那幅字画是家里的宝。毫无冲击感的画面,纠缠在断崖边的一缕发丝,右上角一句题画诗”与其在悬崖边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父亲常常对着它一看就是整个下午,看到那幅画时母亲会告诫自己”要把握好自己的幸福”。

所以见到长寒后的江碧白,相信爱情是一眼钟情、两眼倾心,要被自己牢牢抓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