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微醺[娱乐圈]》作者:鹿欢

                       

文案:

温棠刚刚回国,就被黑心哥哥骗去了选秀节目。

“愿赌服输,不然就是狗。”

“……”

她没有任何基础,所以早就做好了被淘汰的准备。

当节目采访问她想要什么名次时。

温棠笑眯眯地回:“我实力不行,一轮游吧。”

然后,粉丝就把她投到了第一名。

温棠:???

*

许今酌,出道不过三年便已手握多首出圈爆曲,宛如小提琴音色的嗓音吸粉无数,更别提那张堪称神颜的脸。

选秀节目《THE QUEEN》官宣许今酌为导师时,也震惊了所有人。

初舞台测评时,许今酌严厉毒舌的评价也给选手留下阴影。

“小学生跳广播体操都比这有观赏性。”

“可能也就比噪音好一点。”

温棠没想到会时隔这么多年再遇到许今酌,甚至是在这种情况下。

她觉得以自己的水平可能让许今酌直接愤怒离场。

等到她登场,一首歌唱得声线颤抖,甚至没几句在调上。

现场一片死寂,都在等着许今酌的毒舌评价。

谁知,许今酌眉眼含笑地说:“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众人:???

*

节目播出以后,明眼人都能看出许今酌对温棠的双标,流言也跟着四起。

直到节目幕后花絮录到了二人的声音。

温棠的声音显得有些焦急:“我们好歹从小认识,你能不能赶紧把我淘汰了?”

许今酌似笑非笑地回:“我看起来像是那种徇私的人吗?”

网友:?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内容!

后来,许今酌在微博发了一张和温棠小时候的合照。

【高亮】:赛制参考国外选秀produce101

阅读指南:

1.明媚乐天青梅×腹黑双标竹马

2.娱乐圈/半架空/无原型/勿考究

3.谢绝扒榜/人参公鸡/不喜欢直接点×哦

4.保证甜

【接档现言】:《不眠爱火[娱乐圈]》

明娆自十六岁出道,惊艳的舞台表现力猎杀无数粉丝,也被赠送“人间猎王”称号。

因其明艳张扬的容貌,传闻她前男友比一个足球队还多。

甚至当有记者这么问时,她慵懒含笑地答:“既然大家这么期待,我会努力的。”

容樾出道即爆,演戏唱跳全能,被誉为娱乐圈的颜值天花板。

一次舞台,粉丝拍到容樾腰间有个纹身“R”,当被问及其意义。

容樾眸色暗沉,语气咬牙切齿:“为了警醒自己以后不要被骗。”

*

容樾和明娆不合是娱乐圈众所皆知的事情,可谁都没想到他们竟然会上同一档综艺。

甚至,还是恋爱综艺!

消息传出时,网友都准备看好戏。

-恋爱有什么好谈的,打架才刺激!

-打起来!打起来!

结果节目播出时,容樾的眼神几乎就没离开过明娆,甚至在选搭档时直接点名要和明娆合作。

-这是看仇人的眼神吗!这明明是看爱人的眼神!

-懂了,原来是因爱生恨。

*

再次见面。

明娆看着容樾将自己拦下,眼尾微挑,唇角勾着浅淡的笑:“都是成年人,有必要这么较真吗?”

容樾咬牙看她:“你不打算对我负责吗?”

明娆立马摇头:“没这个想法。”

容樾紧抿着唇道:“那我对你负责。”

明娆:?

【预收现言】:《玫瑰瘾[娱乐圈]》

薄荔红遍圈内外有两个原因,一是凭借精湛的演技拿奖拿到手软,二则是天生一副好皮囊,前男友遍娱乐圈。

电影获奖那天。

有记者采访:“下一个活动是什么?”

薄荔看着镜头勾唇轻笑:“最近好无聊,想谈个恋爱。”

瞬间,各家粉丝,人人自危。

*

傅霁川气质清冷,一向被称为圈内的冰原之花。虽拿奖无数,可也被狗仔称为最无趣的男人。

原因无他,私生活毫无波澜,连狗仔都懒得拍。

他曾给薄荔八字评价:空有躯壳,而无灵魂。

薄荔回:嘴碎的男人没人要。

网友断言,薄荔撩谁都不会撩傅霁川,而傅霁川和谁谈恋爱都不会和薄荔。

*

新综艺《成为室友》一经公开名单,便引得全网震撼。

薄荔和傅霁川一同出现在名单中,实在令人震惊。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她的前男友纷纷上综艺追爱。

顶级歌手:“我从没忘记过她。”

流量小生:“我就是为了荔荔来的。”

人气爱豆:“我喜欢姐姐。”

选搭档时,前男友纷纷上前展示自己。

薄荔指着唯一没动的傅霁川:“我选他。”

-修罗场这不来了吗?

-刺激啊!

-傅霁川·被迫加入战局

*

一次清晨直播,三个前男友准备用早餐争宠。

结果,薄荔从隔壁傅霁川的房间里出来,娇媚的容颜还含着浅浅的困意。

“傅霁川人呢?”

“???”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棠,许今酌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想当咸鱼的我被迫加入内卷

立意:不能做咸鱼。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娱乐圈 甜文

晋江VIP2022-3-25完结

节选:

定海机场。

温棠推着行李箱到达出口,她左右顾盼着,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而这时,许多目光也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虽然只穿着简单的短袖衬衫和浅色牛仔裤,但精致的五官却让人眼前一亮,她肤色白腻通透,天生一双含笑的眸子,灵动水润,让人下意识想要亲近。

温棠扫视了一遍,原本明亮的眸子也在这时慢慢暗淡下去,最后微垂着头推着行李箱往外走。

就在这时,旁边走过来一个年约三十岁的男人,外貌端正,微微颔首道:“温棠小姐,老板派我来接你。”

温棠顿住脚步,见来人是钟修明也露出失望的表情,“我哥呢?不是说好他今天来接我的吗?”

钟修明从温棠手里接过行李箱,随即笑着答:“老板临时有个会要开,所以嘱托我过来。”

温棠不满地嘟囔:“妹妹毕业因为忙没法来,现在妹妹回国也不来接,我还是不是他相依为命的亲妹妹啦。”

像是知道温棠会这么说一般,钟修明又笑着说:“老板知道小姐毕业回国,特地准备了一份礼物,现在要不要过去看看?”

“礼物?”温棠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眼睛也跟着亮起来,“什么礼物?”

钟修明却卖起了关子,“到了就知道了。”

瞬间,温棠将自家哥哥抛在了脑后,满怀期待地坐上车去收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