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后爱你》作者:亿知炀

                       

文案

转身后爱你。

有些人错过就不会再遇见。

祁颂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这么好的温乐了,两人交相错过。

错过是多少人的遗憾,

分分合合 逃不过爱的三万里孤程,

可昨日之日不可留。

如果学会如何去爱,

如果能够及时挽留,

如果没有发生误解,

如果 那会不会记得

永远不要转身后才学会如何去爱,永远不要忘了,一直停留在原地等你的人。

逃过爱的三万里 然后留在我身边

可谁能逃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颂 温乐 ┃ 配角:南应 迟妍 云平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如果转身后才学会爱

立意:珍惜

内容标签: 成长

晋江2022-03-26完结

节选:

今天是放假第一天,祁颂的几个兄弟约他出来玩,祁颂答应了。张冉知道后缠着要一起来,祁颂磨不过她,只好答应。现在,是祁颂在她家楼下等她的第二个小时。张冉的头发一直长到胸口,在学校时就扎一个马尾,穿着白色校服时很青春,看起来很清纯,但也很爱玩。祁颂就喜欢这样的。一阵轻快的脚步从楼梯口传来,祁颂抬头,看到张冉一蹦一跳地下来。今天张冉化妆了,看起来有点小大人的样子。

“怎么才来?”祁颂看到她,皱了下眉,很快又笑了。

“这不是为了弄好看点嘛。唉,可算是毕业了。”张冉眼睛一眨一眨的,三两步跳上祁颂后座,一下抱住他的腰,祁颂笑着无奈地摇摇头,两人一溜烟就开走了。

一个破旧的厂房。这是祁颂和他好哥们的小基地,几年来的感情都被这地方见证了。他们在这一起生火,烧烤,喝酒,甚至放了个帐篷,碰到晴朗的夜空就躺在一起数星星,聊着天。祁颂一直很高兴自己有这样的朋友们。“周景他们来了。咦,怎么这么多人?”张冉疑惑地说了句,祁颂被拉回了现实。远远地看到一两百米外周景带着十几个人浩浩荡荡地过来,气氛并不是祁颂想象中的那样美好。“我们先下来。”祁颂把车停到一边,两人走了下来。周景慢慢走近。“祁颂,终于毕业了,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恩怨,也是时候给个说法了。”祁颂沉声:“恩怨?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周景听了哈哈大笑:“你还敢说不明白?真是好笑。”说完周景冷笑一声,向张冉招了招手。张冉看到后一路小跑,一把拉住周景的手,贴了上去。“你还不明白吗?祁颂,当年你害我被甩,我真是好难过啊。不过没事,现在你尝到这种滋味了吧?哈哈哈哈……你就是垃圾啊祁颂。”祁颂很震惊,想到了上次帮忙递了一封信后周景就分手了,但他从来没想到会是因为这个,他向周景喊道:“你被甩跟我有什么关系?她让我帮忙给你送个东西,我怎么知道是……”“你给我闭嘴!”周景出声喝道,“今天就要跟你算这笔账!”周景用力推了一把身边的人,那人反应过来,捡起地上的一根木棍就朝着祁颂冲了过去,不到几秒就到了祁颂面前,木棍挥舞而下,祁颂赶紧向一边闪躲,刚稳住重心,又看到另一个人咆哮着冲了过来,祁颂赶紧开口:“周景,我们三年的感情,因为这样一个误会,你就这么对我?”周景闻言笑了:“三年的感情?你真是痴心妄想。你们几个别看了,都给我上!”随着周景一声爆喝,十几人浩浩荡荡地冲了上去。

T城正值梅雨季节,小雨总是淅淅沥沥,时下时不下,就在这时天空又聚起了几朵乌云,一两雨滴悄悄落了下来。破落的厂房外,祁颂开始还能躲过,再瞅准时机还手。可寡不敌众,几个轮回下来体力渐渐不占优势,混乱中不知是谁推了一把,摔倒在地,随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雨水打在祁颂脸上,迷住了双眼。他看着面前出现了一个较为瘦弱的身影,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尽力气一抓,抓住了那人的衣领,随后拽到身前,反手卡住他的脖子。众人也不好再下手,停了下来,祁颂这才有了喘气的机会。他用另一只手抹了抹脸,将被雨淋湿的刘海全拨了上去,再卡住那人的脖子,向后退,一直到与众人拉开距离。“你们别过来,不然我保不准不会对他下手。”祁颂顿了顿,说完慢慢向自己的车退去。“哥!救我啊哥!”被绑的人力气出奇的小,用力挣扎也没用。祁颂也没管他,心里想着只要上了车,就赶紧跑。没注意到身后悄悄溜来了一个人。周景此时双眼通红,原来祁颂绑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弟弟。都说了不让他来,还偏要跑过来,还非要上去踢两下……周景偷偷摸摸地走过去,捡了块玻璃。

祁颂突然腰间一阵刺痛,双手失去了力气,被绑的小男孩见脖子上的力气小了,一边哭着一边跑向了对面站着的众人。祁颂一下瘫在地上,一模腰间,感受到一股温热粘稠——是血,是他的血。周景也愣住了,祁颂腰间的伤口不断涌出鲜红的血,染红了少年的衬衫。周景浑身发抖,颤抖地说:“我…我不是故意的…是你!对,都是你要绑我弟弟,不怪我,这跟我没关系!”周景用力握着手中的玻璃碎片,玻璃片割伤了他的手,上面全是血,不知道是他的还是祁颂的。“周哥!愣着干嘛,快跑啊!”不知是谁喊了句,众人瞬间反应过来,拿上东两飞似地离开了现场。暮迟看了一眼手中的玻璃,猩红的血还残带在上面。和雨水混在一起正往他手上流。他触电般将玻璃片甩了出去,敲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拉上弟弟就跑。众人走完后,祁颂捂着伤口,爬到墙边,靠着墙,从口袋里缓慢拿出了手机,雨水,血水滴落在屏幕上,祁颂滑了好几下才打开,打电话给云平,刚一接通对面就传来麻将的声音,云平急切地开口:“我打麻将呢,有什么事回头再说。”祁颂还没开口,那头就挂了电话。只好把手机放回口袋里,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早就在打斗中被揉的稀烂。祁颂拿出一根,抖着手将烟捋直,放进嘴里,又拿出打火机点火,火苗很顽强地抗住了雨水的攻击,但烟上沾了水,怎么也点不着。祁颂抬手扯下烟,用力握紧,手上的青筋暴起,把烟扔了出去。踉跄地爬上车,启动。左手捂着右侧的伤口,右手单手开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