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堂旧闻》作者:浮树

                       

“端慧兖国夫人,姓景氏,讳素。汉州青田人,夫人少慧,读书有所成,言谈颖悟通达,善操琴,其父钟爱之。后父周死,会汉州兵变,辗转籍入宫中,遂失其家。

初效力于庄淑敬贵妃,妃惜其才,荐之于尚仪局,为女史,从徐司籍学经史课业,颖脱而出。会明帝母仁徽皇后数叹今世女德之不修,欲效前贤讲修明史于宫禁,意以女史之超拔者侍讲经史女德,垂范于命妇闺阁。此事见明懿皇后本传中。后属意于夫人,遣夫人及秦氏女史入东宫侍讲读。”

于是每个人的命运被裹挟着开始了一段历史深处的故事……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素,崇吾,秦枢 ┃ 配角:太子妃,纪良媛,王中达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她用温与坚守消弥他的现实冰冷。

立意:惊风密雨的权力之争中最温暖的爱情,枯荣兴衰的历史车轮中对命运的持守。

内容标签:

晋江2022-01-09完结

节选:

治平二十一年。

雪霁初晴,天边露出一弯淡淡的青色来。

景素踏着那一望无际的琼脂碎玉直往兰堂走去。雪后的风很冷,何况又是黄昏时候了——都不必问时辰,单从风里沁人肌肤的凉意里就可知道了。景素这一路走来,满腔里空落落的冷。

兰堂庭外是极宽的,如果不是那宽的话也是很长的。如此宽敞的一大片汉白玉的空地只左右两面种了疏萧的冬青树,常常连一片落叶都很难看到,人站在空地上,远远望去,那长长台阶上矗立的兰堂,映着一地白雪、遗世独立一般地。

景素细细地拉了拉风领,向前看了一眼。

菲月就在高高的兰堂的长廊里倚着雪白的阑干,弯着腰,将一只手臂擎着,一身鹅黄色织锦宫缎面子白狐狸毛风领的鹤氅映着新雪和雪白高大的兰堂更是鲜亮,显见的她并没有穿女史制服,她总嫌那衣服呆板,没有公差事务的时候常常不穿。因为相隔的远,景素倒是看不清她究竟在做什么。

菲月看见景素远远地来了,也不答话。就只抬起头来,将手遥遥一招,算是打了招呼。只不知腕上戴了何物,竟在这样白茫茫的天色里显得异常晶莹。她们在堂外见了,通常都不怎么打招呼——答话也听不到的。隔着空空的庭院和那长长的台阶,就让人望而生怯似的,先就不愿意说话了。

景素拉了拉斗篷,走的又更快了些,天色晚了,可是风并没停下来,吹的景素的头发都乱了起来。连菲月那件极厚的鹤氅也仿佛隐隐在动。檐廊上的铜铃紧一阵、疏一阵地唏哩哗啦响作一片。景素听着那铜铃的响声不知为何心里竟有些茫茫然的,其实平日里何尝不是这样响的呢?以前竟不觉得如何。

这样想着,已来至廊下,那菲月却是在一只只细细地修剪着指甲。一双手在这样的雪天里竟宛如白玉一般,见景素上来了,便道:“这时候才回来,岂不冷坏了。”

景素并不回答却反问道:“你也不怕冷,在风口里剪指甲。”

菲月却只是将尖尖的十指伸到景素面前,笑道:“怎么样?我这工夫没白费吧。”

景素也不理她,径自推开正堂的门。那菲月却将身一侧先就进去了,又是回头向景素一笑。景素也不说什么,就只睨了她一眼也跟进去了。这兰堂的正屋也一如外面的空旷,却只点了几盏灯,幽幽暗暗的,反而颇有些虚实难测的况味。堂前迎面放着一张矮脚红漆木桌,两面是一溜排着长长的两行一色的红色木桌,每张桌下皆是半新的墨绿色缎面坐垫。后面墙上挂着幅极宽的彩画,因为年代久远彩色并不鲜艳,画的极大,几乎竟占了整个墙壁。画的却是历代闺阁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