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四宝:团宠妈咪又去相亲啦》作者:嫁嫱

                       

文案:

五年前,她从乡下回归,只换来亲人的算计和背叛。

一夜缠绵,醒来身边只有一条古董手链。

鹿绵绵怒而出国。

五年后,她带着萌娃天团归国,飞机刚落地,就跟冰块脸撞个正着。

叶飒:卧槽,这人板着脸也挺帅。

傅越临:又是个觊觎他的花痴!

然而,当初对鹿绵绵避之不及的男人,后来莫名其妙缠着她不放。

什么?

傅越临竟然是崽他爸?

“不行,先给崽崽们相个爸爸回家坐镇,防火防盗防傅总。”

又双叒叕:“爹地,你再不行动,妈咪又要去相亲啦。”

傅总勾唇:“我们结婚,两全其美。”

百度VIP2021-11-11完结

节选:

云消雨歇后,东方露出了鱼肚白。
酒店里,傅越临系上衬衣扣子,将满身暧昧痕迹和诱人的肌肉都藏在衣服下,俊美如铸的五官在灯光下尤为惑人。
看着床上熟睡的女人,傅越临的眸光几番变幻,最终化作一声冗长的叹息,俯身在她额上落下一吻:“……我会对你负责的。”
虽然今夜或许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算计,但傅家家教森严,又从小对父母的爱情耳濡目染,傅越临深知,对待感情要有担当。
既然睡了这个女孩,那就要负责。
况且这女孩,清纯中不失妖娆,魅色下藏着天真,方才迷乱中抱着他不放的依赖模样,宛如一只迷了路急需安慰的小兔子。
让一向情感凉薄的他,今晚意外失了控。
柔软的床榻上,鹿绵绵似乎有所察觉,不悦地哼唧了一声。
憨态十足,像只贪睡的小猪崽。
傅越临勾了勾唇,眼底装着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宠溺,他无意看到西装口袋里的锦盒,犹豫片刻,还是将锦盒里的玉手链拿出来,戴在鹿绵绵的手腕上。
“这是傅家祖传的古董手链——漓水新月。”傅越临帮她盖好被子,俯身低声说,“为傅家儿媳妇准备的。”
原本,这手链是爷爷强制命令他——交给那个所谓的未婚妻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