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首选的唯一》作者:鲨鱼掉牙

                       

文案:

她喜欢吉他,喜欢长板,喜欢一切令她自由的东西,我能做的就是给她更多的自由,如若除我之外没人爱她,我就给她全部的爱和自由。

顾珩,自由是以后的东西,比起自由,我更想努力,努力和你比肩。

顾珩,你说过不会不要我,可我忘了,我父母都可以不要我,何况我们只认识了两年呢。

满满,叔叔阿姨要养三个孩子,我只养你一个,我怎么会忘呢!我就算拼尽这条命,也会见到我的女孩的。

顾珩,你还手啊,你还手啊…

满满,我不是坏孩子……

就算他下一秒出现在监狱,我也相信他是为了正义!

满满,我给你挂了一整条街的红灯笼,你别怕,我们一起回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珩唐满满 ┃ 配角:蒋季野肖洋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唐满满不仅暖心还暖胃

立意:不要多管闲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成长 校园

节选:

屋里很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他们都不说话,全都用冷漠的表情控诉着这个摇摇欲坠不堪一击的家庭。

说不清这是妈妈第几次哭了,好像有了弟弟妹妹后妈妈脸上就没有真挚的笑容了,有的只是无尽的失望和刻薄的指责。

指责他的丈夫不争气,指责他的女儿一再违背她的意愿,指责今天的饭碗是如此的脏。

父亲是个老好人,通常敢怒不敢言,却经常在喝醉酒后对妈妈大发脾气,我妈说他窝里横老挂在她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离婚。

他喝醉了,哪怕这两个字,有三个孩子困住她,怎会怕这两个字。我妈拿他没办法,继续啰里啰嗦起来,我妈是最不会讲理的,所以她说的话总是很伤人,我妈说不过就会跑去厨房找菜刀,架在脖子上说,我为了这个家拼死拼活你说我是坏人,还不如死了好呢。

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在她家里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往往前一秒他们还笑的特别开心,下一秒就针尖对麦芒了。

唐满满早就习惯了,母亲手里刀爸爸手里的农药她都夺过,小时候被吓哭过好几次,现在她也就倚在墙上呆呆的望着,看着如果爸爸不去抢她的刀,唐满满再去抢过来。

唐满满胃绞痛了好几天了,唐满满想着他俩迟早会发现吧,可是没有,唐满满疼的实在受不了了,自己去打的针,她家刚搬来没多久,唐满满以为他们会不放心她,会问问她去干什么了,可是也没有,只能在她脑子里一遍一遍的想,取悦自己。唐满满因为刚打完针没多久,胃多少还有点痛,刀夺了好几次才夺过来,像往常一样劝妈妈回屋。

她妈妈推开唐满满非常烦躁的说“屋里这么乱,碗还没刷呢?回什么屋。”

唐满满看了看打过仗的客厅,偷偷把右手的创可贴揭下来,语气平常的说“就这?小活,我来吧。”

“那你把碗给我刷出来?”

“嗯。”

唐满满在房间里随便拿了条毯子给喝醉了还念念有词的爸爸盖上,爸爸嘴里还在说着,今年他绝对能把钱给还清,把老二老三学籍转过来,然后再换两车。

每当他们有在期待未来的时候,唐满满就觉着还有希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