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得灿烂》作者:高台树色

                       

文案

贺平意x荆璨

年少无为,多的是不值一提的事。

写写未来未知时。

哟,他们有灿烂的结局。

序章

“上次回来太匆忙,没顾上收拾家里,可能灰有点多。”站在自己家门口,宋忆南仍是笑得有些拘谨。

见后面的人没有任何动静,宋忆南转头,看向荆璨,发现他正盯着面前的铁门出神。

“小璨?”

听到这一声唤,荆璨倏地眨了下眼。

“坐车太久,累了吧?”

“没有,”荆璨摇摇头,将两人的行李袋子换了只手拎着。

CP2022-01-08完结

节选:

“上次回来太匆忙,没顾上收拾家里,可能灰有点多。”站在自己家门口,宋忆南仍是笑得有些拘谨。

见后面的人没有任何动静,宋忆南转头,看向荆璨,发现他正盯着面前的铁门出神。

“小璨?”

听到这一声唤,荆璨倏地眨了下眼。

“坐车太久,累了吧?”

“没有,”荆璨摇摇头,将两人的行李袋子换了只手拎着。他对上宋忆南的目光,立刻意识到自己刚刚大概错过了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屋子里灰可能有些多。”宋忆南边说着,边用手里的钥匙打开了铁门,锁匙碰撞,仿似对上了暗号。

门前有三阶石灰台阶,荆璨站在台阶下,所以当那扇铁门被推开,首先跳到荆璨眼睛里的,是从宋忆南的米色棉质衣袖下钻出的葱绿。那是株什么植物,荆璨并没有问过,他只知道,那是他对这房内世界的第一印象。

于荆璨而言,门内的世界其实是完全的陌生。说来,这应该算他的外公家,但在宋忆南同自己的爸爸结婚时,宋忆南的父亲已经过世,母亲也处于弥留之际,所以还是小孩子的荆璨,并没有机会见到他这边的外公外婆。

倒是……荆璨曾参加宋忆南母亲的葬礼,若一定要说见面,那该算一面。

葬礼上,荆璨就坐在自己的父亲身旁,他一直努力地向前倾身,想要越过爸爸的上半身去看一看宋忆南,但视线刚刚触及到那张挂满了泪痕的脸,荆在行就已经微微皱着眉,拧正了他的脑袋。

在意的事,荆璨一向能记得很牢。所以跨进大门,朝屋里走的时候,荆璨都能在脑海里丝毫不差地刻画出那一幕。

两人穿过院子,到了屋内,在这过程中宋忆南好像又说了什么,荆璨像在大部分时间里那样,思绪飘着,没听到。待他在屋内站定,回了神,才忽然觉得很不自在。这种不自在表现在不知道下一步该迈到哪里,不知道手里的行李要不要放下,如果要放下的话,又该放在哪里。

宋忆南见他一直四处看,也跟着将视线转了一圈,很快,她就反应过来:“家里东西有点多,我爸爸妈妈都是爱留东西的那种,也喜欢买一些摆件,搞得哪里都是满满当当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