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今夜谁侍寝》作者:亲亲君君

                       

那一夜,她被家人算计献出了她三十二年的第一次,睁眼,一个陌生男子睡在身旁,她摇身一变,已是大商史上最年轻的皇太后!奸臣陷害,皇子谋逆,留给她的,是令大商子民谈之鄙夷的烂货身份!她迎风而立,波澜不惊,一路走来,改变是的大商的天,不变的是她不温不火宠辱不惊的性子。有朝一日,她站在世间之巅,又是执了谁的手,在风中傲然俯视众生?!他:淫妇!你敢碰我,我死在你面前!、润:脑残?确实该死!他:贱 人!没有男人你会死吗?润:本宫不会,你会?他:怎么,用完了就踹了?当初你上我的时候,可不是这副嘴脸!润:脸部表情维持不变的,那是面瘫! 他:也不是不能答应,只要你发誓,从此这仁心殿的床榻,只能留我一人!如果让我看见有其他男人,来一个我杀一个!杀不了他们我杀了你!  润:别尽说那没用的,刀在这里,欢迎自杀!  他:既然用了,就不要浪费是不是?这仗也不是不能打,关键——是看你在床上的诚意!  润:………….  某男突然出现:来人!拖出去阉了!  某男一脸谄媚:太后,今夜朕侍寝!

节选:

天启二年,仁心殿。

五月,初升的太阳缓缓地将柔和的光线洒在雕龙刻凤的大殿之上,包容万物的温和毫不吝惜地开始挥洒开来,一砖一瓦,一梁一木,雨露均沾。

仁心殿内室,摇曳不停的紫色流苏无风自舞,翩翩而动的身姿间或闪过夜明珠身上耀眼的光芒。

纱帐之内,只听得均匀平稳的呼吸之声,仿佛殿外的一切,都与帐内之人无关,任你狂风暴雨,我只独享这一隅安宁。

亦吉在外室悄无声息地走来走去,脸上是一片焦急。辰时已过,太后为何还不曾唤人?眼看皇上就要下朝请安,这可如何是好?

来福无声息地出现在亦吉身边,附耳上前,轻言几句。

亦吉脸色大变:“当真?”

来福看一眼内室,点头。

武润醒了,满身的酸痛提醒着她昨天的夜是多么的激情四射。她没有睁眼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如果这样做能让家人放心,那她的那层膜也算有了点用武之地。

她抬手把身上的长臂拿开,抬眸,瞬间石化。

入目的一切,那么汹涌地掀翻了她的情绪,从来稳若泰山的性子也在这一刻差点叫出声来!

猛地,她头部一阵剧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