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杏泄春光》作者:禾早

                       

内容简介

琴棋书画,一窍不通;曼歌妙舞,压根不会;化学物理,没有学好;历史政治,十分无能……

废柴如她,只好整衣改装,洗手作羹汤。

用美食来造就一场别样的人生。

第一章 重杖责打

“夫人,不要……”

“求您了……饶了我吧……”

“我……下次再不敢了,夫人饶命啊……”

一名衣冠不整作丫鬟打扮的女子在两名家丁的挟持下不断挣扎哭嚎,不过这行为显然没有引起堂中那位高坐在上被称为夫人的李氏的同情,她神情仄仄地放下手中的茶碗,拿帕子轻拂了拂身上那条大红水绸撒花裙,低着眉眼曼声道:“怎么还不堵了她的嘴?拉下去扒了小衣杖击一百。”

杖击一百!这简直就是要将人生生打死!侍立在旁的几个丫鬟脸上顿时流露出惊慌的神色,可是她们知道自家夫人正在气头上,愈劝恐怕愈是火上浇油,于是彼此交换了一个忐忑不安的眼神,谁也不敢多口解劝。

家丁们应声喏喏,也不知从哪里扯了块破布,飞快地堵了那丫鬟的嘴,拖到堂外,架起板凳,将她死劲摁在凳上,抡起毛竹大板就一五一十的打将起来。

那丫鬟开始还嘴里唔唔有声的挣扎着,渐被打到鲜血飞溅,剧痛之下已然昏死过去,再没了声息。

“喂,赵安,再打下去恐怕要出人命了……”堪堪打到四十板,执杖的一个家丁看打出不好来,压低了声音询问同伴,“怎么办?还打不打?”

那个叫赵安的家丁横了他一眼道:“夫人没有叫停,你有胆子停么?”话虽这么说,他落杖的时候也不觉减缓了力道。

两名家丁咬着牙又抡了二十杖下去,那被打的丫鬟却如死去一般毫不动弹,赵安壮着胆子上前探了探鼻息,谁知触手冰凉,更无一点生气,骇得他顿时连退数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谁叫你们停的?”堂外杖击声刚刚停歇,堂上坐的李氏听不到杖击声便微微拧起了眉头,语气颇为不悦。

“夫人……不……不好了……”赵安连滚带爬地跑进来跪禀道:“如花……好像已经被打死了……”

“打死了?”李氏面不改色,只抬了抬眼,笑道:“我看她是装死吧!你端盆水去泼在她身上,包管又活转过来了。”

赵安心里暗骂她心狠手辣,脸上却不敢露出半分不满,慌忙依言跑了下去,端了盆凉水,照着那丫鬟的头脸泼了过去,等了半天,毫无动静,他也不敢再去探那丫鬟鼻息,丢下盆子就跑到堂上对着李氏连连叩头,惶恐道:“如花当真死了,小人不敢扯谎!”

“真死了?”李氏站起身来,整了整头上的嵌珠翠玉簪,轻哼道:“倒便宜她了!你上帐房领几个铜板,买条破席,卷裹了她,丢到乱葬岗上去罢!”说罢,她似乎觉得有点秽气,扯了帕子就掩住鼻子向堂外走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