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的昨天》作者:娅芙

                       

关导曾经问过我,如果时间再给一次选择,那一天,你还会不会来试镜?会不会选择认识他?

我抬起头,给了他一个微笑,这么大的导演,居然越来越孩子气了。

时间怎么会那么奢侈的给我那么多选择?

一辈子,只有一次昨天。


那年的秋天一直在下雨,北京的空气湿漉漉的,我接到朋友的电话,问我要不要去演一部电影?

我问是什么题材,他迟疑了一下,吐出三个字:同性恋。

我摇头如拨浪鼓,摇了半天才想起来其实他根本看不见。于是很严肃的回答:“我不去,我才不拍那些三级片。”

“不是三级片,是关导的片子啊……”朋友说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可我并不想听他多说什么,敷衍了几句就撂了电话。

我有自己的原则,尽管我只是个不红的小演员。不喜欢的事情我就不去做。

我出生于东北,毕业于一所国内知名的表演高校,说实话我在校内的成绩并不突出,可是大二那一年,某个中午我热血沸腾的在操场上打篮球的时候,被一个拍农村片的导演相中,让我去演了一乡村小伙,当时是抱了玩票的性质,可是没想到那片子居然在国际上获了奖,虽然没有初出茅庐的我什么事儿,可多少,我觉得自己还是要比同样迈进这个圈子的同学们多了点优势。但是当我毕业以后,才明白那点小荣誉根本屁都不是,反而会膨胀了自己的虚荣心,导致高不成低不就的结果,当我明白了这个道理的时候就主动放低了自己的身段,决定有普通的片子也会接拍……但是今天这个题材,我没兴趣。

我自小家教严格,父母对于我走上演艺这条路一直持一种不以为然的态度,我在校的时候常常打电话教育我要洁身自爱好自为之。我有时听着都好笑,这些话,似乎我是个女孩,听起来还更适合一点。但是我也不去反驳他们,这个圈子的混乱是我可以看见的,我不是一个习惯于堕落的人,我想过当演员,也想过当明星,可从不想堕落。

我只想过一种属于自己的生活,自己可以控制自己,舒适而平安的生活。

所以我不会接那些听起来就会令人想入非非的片子。我怕泥足深陷。

……

喝了一杯咖啡以后,我的心情好了起来,于是决定打个电话给女友娜娜。

娜娜是我交往两年的女朋友,和我是同班同学,小巧可爱,口齿伶俐,因为她的能说会道,所以毕业就直接进了某个知名电视台当女主持人,主持人这个行业绝对比演员适合她,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她的滔滔不绝和我的沉默寡言总是形成鲜明的对比,不过我习惯于这样的错位,我觉得这是一种互补,至少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争吵。

比如此刻,她就在电话那端兴高采烈的说着她上班的事情,我都能想象到她神采飞扬的样子,笑得很开心。我也不由得被感染的开心了起来。

她说得口干舌燥喝水休息的功夫,我说起了今天那个朋友介绍片子的事情。

娜娜比我好奇,她问是什么题材,我如实回答,她嘻嘻的笑,笑够了说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有演同性恋的天赋啊,我说你没看出来的东西可多了,我还能演孙悟空呢。她大笑。

笑够了又问,是谁的片子啊?我诧异的说你该真不会想让我去拍吧?然后绞尽脑汁的想那个导演的名字……因为不重视,几乎忘记了,在娜娜发飙的前一秒我终于想起了那个名字。然后我听到娜娜在电话那端尖叫了一声,然后发出一种类似于断气的声音,我知道那是激动的前兆,于是耐心的等待她说出话来。

她终于发出声音了,结结巴巴的说你怎么会拒绝他的影片?他不可能拍三级片的!然后如数家珍的列举出一系列的影片名字,都是我耳熟能详的影片,不是票房好就是得过某某大奖,我想起了我从来没去上过的影视作品分析课,想起我自己知道的少得可怜的几个导演……总之,我在那一刻也有点发蒙。

娜娜义正严词的教育我说你这个文盲你这个白痴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把握住你还打算哪一年出头?你知不知道多少人觊觎在他的片中轧一角哪怕不要报酬都上杆子往上窜?不过话又说回来其实也许人家就是通知你一句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搞不好早就内定了就是多找俩人做个对比你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我彻底举手投降。

话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我就算再有原则也是一定要去试试的了。我终于明白有很多明星在爆出各种各样的新闻的时候都爱说的一句话了——身不由己。是的,其实很多事情,根本就是命运的旋涡在推着我们前进。手足无措,身不由己。

于是,故事开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