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作者:延安东路

                       

文案:

节选:

沈逸认真的听着,陆怀南继续说:“可是那年,就是我妈在我大姨家小住的这几天,日本人突然疯了一样,屠了旅顺全城,全城将近两万人,几乎无一生还,我姥姥姥爷全死在那场浩劫里。屠城的消息一直从旅顺传到满家滩,我妈和我大姨就疯了,说什么都要回去看一眼,人在那时候是不知道害怕的,但是我大姨夫拦住了她们,硬是按住她俩没让去,等风波过去了,我妈独自回家了,但是她哪有家了呢?旅顺人民百不存一,巷子全空了,昔日热闹的镇子像一座鬼城,拉马车的人给我妈送到后转身就跑。我妈独自在大街上走着,那时候尸体已经埋了,但是零星还能在路上看见人头。我妈像行尸走肉一样,从旅顺徒步又走回了满家滩,八十多公里,我妈走了一天一夜,一步没歇,像不知道累一样。她从满家滩我大姨家一直呆到出嫁,又生了我,好不容易过了几年消停日子,我爸又被抓了劳工。”

陆怀南叹一口气:“我妈,命不好。”

然后他又笑了:“这个世道,谁又命好呢?”

&8203;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逸 ┃ 配角:陆怀南 ┃ 其它:家国情怀

一句话简介:萤火,是他灵魂的光芒

立意:家国情怀

内容标签: 民国旧影

晋江2022-01-01完结

节选:

1937年,11月,经过数月的浴血奋战,国军伤亡惨重,拼尽全力却已无力扭转战局,上海沦陷,租界成为孤岛。
苏州河把上海一分为二成为两个世界。
一边是歌舞升平灯红酒绿,一边是断壁残垣人间炼狱。
租界外,无数战士战死沙场,他们残破不堪的尸体堆叠着,已经很难分辨出人的形态。建筑损毁严重,破败的砖墙水泥被炸成渣子碎末,和战士们的血和在一起。
租界口,人山人海,人头攒动,大多数人都狼狈不堪,面黄肌瘦。他们中,有青年背着年迈的老父,有母亲捂着哭泣孩子的嘴。
这些人都是要往租界去的,此前,他们是农民,是工人,是商贩,是老师,是医生,是人世间普普通通的一员,但是战争让他们失去了家园,接下来他们大多数人的命运,都是流离失所,露宿街头。
日军炮火所及之处,可谓民不聊生。
又一阵隐隐的炮声传来,沈逸回头看了一眼,就又随着大量难民匆匆向前走去。
陈岁也在租界口,不过她是在租界内这一侧,上海的十一月份有些许寒冷,她穿着红色的大衣,成为这灰色世界中难得的一点亮色。
陈岁今年刚毕业,脸上还带着一丝稚气,她刚成为了一名报社编辑,现在她举着相机,把眼前的景象定格成历史的铁证。
暮色降至,沈逸终于进入到租界内,他在法国呆了四年,本有机会留在当地,他家在哈尔滨,现在已沦为所谓的满洲政府控制地,国内不太平,他的母亲和大哥并不希望他回国,但是沈逸心中太多牵挂,一毕业就回来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