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掌刀锋你为王》作者:洛无奇

                       

蒋亦杰这辈子最怀念的,是小时候骑在大哥肩膀上,从庙口街狭窄的巷子里飞驰而过的童年岁月。

蒋亦杰这辈子最遗憾的,是晚出生了八年,在大哥最艰难的时候,不能像个男人那样与之并肩作战。

蒋亦杰这辈子最痛苦的,是轻易相信了虚假的真理与正义,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们一个个悲惨死去。

死而复生,蒋亦杰只有一个心愿,让所有自己爱的和爱自己的人,都活得好!都好好活着!

【阅读指南】

① 这是个重生之后改变命运、兄弟携手从社会底层一路拼杀,最终站上黑道顶峰的热血故事。

② 伪三角,伪单恋,伪相爱相杀。有阴谋,有狗血,有金手指嫌疑。残酷青春,轻微小虐,偶尔搞笑。

③ 因涉及黑道内容,故背景定为架空,请勿参照我国现有社会体制和政治制度。作者对黑道的认知全

部来自于传统港片,且文风略为做作,雷者慎入。

④ 兄弟年上,攻宠受,1V1。爱情与奋斗双线,配角篇幅较多。结局大团圆HE。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亦杰,蒋庭辉 ┃ 配角:龙准,火女,关大王 ┃ 其它:冷漠隐忍腹黑攻X简单粗暴女王受,强强,黑道,兄弟,年上,重生,攻宠受,洛无奇

内容标签:强强 重生 不伦之恋 黑帮情仇

节选:

蒋亦杰站在关帝庙前红漆斑驳的牌坊下,眯起眼望着远处拥挤杂乱的庙口街,就像是垂暮老者偶然翻找出了童年游戏时埋在墙角的玩具盒子,既兴奋又感慨,五味杂陈。头顶上“忠义千古”的匾额早被岁月侵蚀得褪尽了颜色,勉强卡在斗檐下,风一吹便吱嘎作响,摇摇欲坠。

离开庙口街的时候,蒋亦杰十四岁,刚好走过他短暂人生的一半。

记忆可真是会骗人!在饱受着命运颠簸与善恶纠结的另一半人生里,他一次次回想起这条承载了所有童年欢笑的街巷,总以为是宽阔、辽远,一眼望不到头儿的……青色石板镶嵌成的小路平平整整延伸开去,两侧是高耸的红砖墙,爬满浓密葱郁的藤蔓。在墙壁与墙壁之间,永远有一片湛蓝晴朗的天空。

就在那片没有一丝杂质的天空底下,年长八岁的大哥总是双手托住幼弟腋下,轻巧一举,就把小肉圆子似的蒋亦杰稳稳驮在了肩头,迈开修长矫健的双腿,在庙口街上来来回回自由奔跑着。

人声与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街旁的景物幻化成五彩斑斓的模糊线条,他常常被颠地晕头转向,却同时享受着飞一样的快乐。

在童年蒋亦杰的心目中,大哥不仅是庙口街上最神气最强壮的少年,更是他的航标灯和守护神。大哥无所不能,无往不利,本领比孙悟空还要厉害。只要挥着小手高呼一声“出发”,大哥就可以带着他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做任何想做的事。只要跺着小脚嚷一句“我要”,无论什么稀奇古怪的玩具吃喝,大哥都会想方设法帮他弄到手。

时至今日,闭上双眼,还能清晰看到二十多年前大哥和朋友们在巷子里踢汽水罐的情景。肥林,金毛飞,火女……所有人的音容笑貌活灵活现,犹在眼前。

那时的肥林,脸孔像只塞满了馅料的叉烧包,又白又软,眼睛小得几乎看不见,从早到晚嘻嘻哈哈笑着,嘴巴咧开一条缝,扁扁翘起。他从小就是个扎实的胖墩,跑动起来浑身肥肉颤动不止,泛着晶亮的油光……

那时的金毛飞,还是个因头上长癞痢剃成了秃瓢的野小子,整天扯着正在变声的公鸭嗓骂骂咧咧,看谁都不顺眼。遇到不认识的阿公、阿婆弯着腰提东西艰难爬楼梯,他会先嘟囔一句“老不死的发鸡癫啦!”再咚咚咚跑过去,不由分说夺过重物,帮人一气送到家门口……

那时的火女,剪着参差不齐的短发,胸脯平坦,四肢有力,个头比金毛飞还要高出两寸。她总是穿着修车厂肥大的工作服,不管打架斗殴或惹是生非,永远冲在第一个。除了名字里有个女字,再看不出哪一点像女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