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半两 情深半生》作者:抹青丝

                       

第一次从电台里听见他的声音,萧若刚好21岁。

半年后,她站在电台门口见到他,双眼红红。

那一刻,她确定了一件事:就是他了啊。

那个生的俊雅,全身却没有一丝烟火气的男人;

那个让她心如擂鼓、让她忘了矜持,让她全身硬骨化成水的男人——

许嘉言

可惜公子翩翩,却不良于行。

可她却置若罔闻,不管不顾,把对他的爱意和不顾一切全部摊在他面前。

*

后来的某一天。

他没有拄拐杖,忍着疼,想像个正常人一样,牵着她的手去见她的家人。

她把他按回沙发里,红着眼眶问他:“怎么不用拐杖?”

他头垂着,“会自卑,”他说:“在你家人面前用拐杖的话,我会自卑。”

她就知道,就知道他骨子里的自卑心在作祟,她把自己的立场摊开说个明白:“许嘉言,我爱的是你这个人,跟你拄拐杖还是坐轮椅没有关系,”她掌心覆他左腿膝盖上,“许嘉言,我在外人眼里很优秀,这么优秀的我,在你面前却很没有出息,”她蹲在他面前,抬着下巴:“因为我是仰着头看你的。”

可他那么喜欢她,哪里舍得让她仰望他。

他像她一样,蹲下来,把头低在她面前,说了一句他多年都没有说过的一句话——

“若若,我腿好疼。”

——————————-

排雷:

男主真残疾,介意绕过。

治愈系暖文。

年龄差6岁。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若,许嘉言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他的温柔是这世间最烈的酒

立意:他的温柔是这世间最烈的酒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甜文

晋江VIP 2021-05-20完结

节选:

袅烟镇,依山傍水。

山里刮来的风里夹着水雾,冰冷刺骨,寒流南下,冷洌寒冬,缓缓而来。

一间简陋的白色平房里,目光一向清清浅浅的许嘉言此时眉眼带了几分笑意,他坐在轮椅上,声音温润,像醉人的酒,像四月的风,他对端坐在书桌的十八个孩子说:“许老师有一段时间不能来给你们上课了。”

许嘉言在袅烟镇做了两年的义教,每个周六的早晨五点,他会坐两个小时的车来教这个学校孩子的语文。

孩子们眼里饱含泪水,沉默不言。他们知道,冬天来了,许老师的腿疾又要犯了,但是,春天一到,许老师就会带着满山的芬芳重新回到小镇里来给他们上课。

下午三点半,网约车来了,数学王老师帮许嘉言的轮椅收进后备箱,美术祁老师将一篮土鸡蛋拎来,“许老师,这是刘奶奶让我拿给你的,你带回去吃。”

“不用了,”许嘉言坐在车里,说:“让刘奶奶提回去吧,城里什么都有。”

每次走,镇里都会有人给他送一些吃的,有时候是自家门口结的果子,有时候是自家杀的鸡鸭,可他从来都是两手空空,什么都不要。

镇里的人都很善良,也都对他很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