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农女毒后/农女毒后:皇上,你要乖》作者:福星儿

                       

凤九爷相中楚蘅,想着,这辈子,哪怕是坑蒙拐骗,也要将那个小女人娶回家,绑在床上睡了。

这辈子,楚蘅只想报了那血海深仇后,找个庄稼汉嫁了,过过做做生意,数数钱,养养鸡,逗逗娃的悠闲日子,等入了洞房才发现,她找的庄稼汉,竟然是天煞的九王。


洞房花烛,红罗帐暖,龙凤呈祥盖头被掀起,楚蘅有惊无喜。

说好的庄稼汉呢?

奸笑的凤九爷扯下盖头:蘅儿,为夫这厢有礼了。

楚蘅:凤玹,怎么是你?

九爷生猛一扑:蘅儿,难道你没听说过,当朝九王的名讳吗?

楚蘅咆哮:我要退货。

九爷以热吻封住小女人的口:蘅儿,你缺个男人,我缺个女人,我们组合,就是花好月圆,你心狠,我手辣,组合就是心狠手辣,这辈子,你逃不过爷的五指山,还是乖乖的给爷生个娃。

潇湘VIP2018-01-03正文完结

节选:

“母后,翊儿好痛,翊好痛。”

大雨淅淅沥沥地下,冷雨沉重的打在浣衣局的瓦楞上。

这大风王朝的浣衣局格外清冷,破旧不堪的一间屋子里,楚蘅麻衣裹身,坐在硬板床上,怀里抱着一个三岁光景的男孩。

“翊儿乖,哪里痛,告诉娘亲?”

男孩叫凤翊,是她跟大风王朝皇帝凤铮所生,她本是这大风王朝尊贵的皇后,却因那仙人之姿的嫡妹,一朝进宫,荣封贵妃,夺她丈夫,抢她殊荣,还将他们母子陷害到了这浣衣局,沦为最下等的宫人。

凤翊躺在母后怀里,双眼半张半合,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母后,翊儿头疼。”

楚蘅咬着唇,脸上尽写心疼,伸手往他额头一探,翊儿的额头烫得烧人手心。

“娘娘,小殿下怎么了?”

夜漆黑,珍珠端着豆粒油灯过来。

“翊儿发烧了。”楚蘅紧绷着一张脸,揪心又着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