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文案:

少女吴蒖蒖从民间被选入宫,成为尚食局内人。她像一粒被春风吹上宫廷屋脊的种子,有了一点尘土,就开始蓬勃生长,游走于风云变幻的时代中,用美食与信念书写了自己的传奇。

火星2021-04-18完结

节选:

冰刃似水,随着少女起伏的手腕落在砧板上,发出一串清亮快捷的声音,节奏均匀齐整,听上去有如乐音。砧板上的松江鲈鱼已剔去鳞骨,肉质细嫩洁白,随着那串冰刃乐音逐渐被解析为一片片薄如蝉翼的鱼片,从刀刃上飘落的姿态宛若散雪,堆积在一处又像丝縠相叠,在隐于暗处的尚食裴氏注视下,发着莹洁的光。

吴蒖蒖继续着斫鲙的工作,以丝巾束发,鬓发和脸上素淡的妆容都一丝不苟,凝眸看即将完成的鲈鱼鲙,她对裴尚食的存在似乎浑然未觉。

裴尚食在厨房候她已久,知她一定会来。

蒖蒖是典膳女官,如今在东宫主理皇太子赵皙膳食。这日皇帝特命自己年轻时的师傅、参知政事沈瀚入东宫为皇太子及二皇子、三皇子授课,午间太子留沈瀚及二弟于东宫进膳,官家知悉,又命裴尚食前往,赐数道御膳。

御膳精美,有荔枝白腰子、羊舌签、鸳鸯炸肚、鹅肫掌汤齑、奶房玉蕊羹、鹌子水晶脍之类。太子殷勤请沈瀚及诸弟举箸,自己则不甚进食,含笑面对珍馐玉馔,却食不甘味。

裴尚食见状,问是否自己所备菜式不合太子口味。太子微笑道:“无他,只是久病初愈,什么都尝不出滋味罢了。”

他此时消瘦羸弱,肤色细白若冰雪,端坐着有玉山将倾之姿,然而语调平静温柔,令人闻之如沐春风。

裴尚食随即默然,吴蒖蒖却不放弃,锲而不舍地追问:“那么,可有什么是殿下想品尝的?”

太子沉吟,须臾答道:“近来倒是常想起松江鲈鱼鲙。”

松江鲈鱼巨口细鳞,鲜嫩肥美,毫无腥气,时人常用来切成薄片生食,即鲈鱼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