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隐天下/一品废妻》作者:月出云

                       

文案:

她是驰骋沙场的少年将军,人称银面修罗。

铁血豪情的她,褪下战袍,却是女娇娥。

一场花嫁,毒酒、休书、和亲、沦为营妓……

面对一场场迫害,她劫刑场、隐身份、战场谋、巧入宫,踩着刀尖在各种势力间周旋。他是当朝权相。初遇,他给她一杯毒酒和一封休书。再遇,他是刑场上斩杀她花氏满门的监斩,而他却是她眼中有断袖之癖祸乱宫闱的小太监。

他和她的每一次相遇,都是暗涛汹涌的交锋。

刑场上,一袭杏黄色一品宦官服猎猎飞扬。

她出手,刀刀刺中他身,刀刀见血。七刀,换来他七个字:“宝儿,你可曾解恨?”

她怔住,他执起她的手腕将尖刀刺入胸膛,再问:“这一次,可曾解恨?”

她落泪,他拥她入怀,“断袖我也认了!”

她微笑,可我是女子。

飘摇江山,乱世棋局,且看她在这一盘乱局中,如何红颜一怒,权倾天下!

作者简介:

月出云,当红写手。性情娴静,爱幻想,喜古色古香之文字,酷爱写文。其作品故事情节妙想天成,人物刻画呼之欲出,情感描摹更是丝丝入扣。文笔以清丽婉约见长,深情细腻而不失大气,风格时而醇雅秾华,间或旖旎灵秀,评者多谓深得宋人小令之意境。代表作品:《云裳小丫鬟》、《雪山圣女》、《错妃诱情》、《盗妃天下》。

媒体评论:

《凤隐天下》的结构紧凑,场景从南朝、辗转北朝、复归南朝都写得条理清楚,故事完整;事件从出嫁到劫囚,从战至从宦,斗智和斗勇都描述得清晰明了,层次分明。江湖的血雨腥风,朝堂的波谲云诡,谁才是覆雨翻云手?花前月下的缠绵,征战沙场的豪情,谁才是她最后的良人?

——畅销书作家、《扶摇皇后》作者 天下归元

出云文章不仅仅在那或光风霁月或皎若白荷纯粹美好的人物雕琢,也不仅仅在那细腻优美、旖旎灵秀的文笔,更是在于行文间展露的那种勾魂摄魄、荡气回肠、刻骨铭心、回味悠长的惊艳感。

——畅销书作家、《且试天下》作者 倾泠月

节选:

在日光舒缓的午后,品一杯香茗,闻一曲弦音,当是很惬意很悠然的一件事。。然而,若是在战场上,乍然听到琴音,无疑是令人感到诡异的。

而此时,在塞北娘子关。北朝的骑兵将南朝的娘子关团团包围,北朝军士正擂鼓叫阵,好不嚣张猖狂。

忽然,一曲悠扬的琴音响起,缥缈好似从天边传来。

这是一曲古调,夹杂在铿锵的战鼓声中,竟是分外清曼婉转,低徊缠绵,很是撩动人心。

叫嚣的北军忽地静了静,停止了擂鼓,抬首望去,只见娘子关城楼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抹嫣红的身影。在战场之上,军士们见得最多的红色除了血还是血,还不曾见过红色的罗裳。

这突兀出现的红裳女子,让北军们心头一震,都想起了一个人。

南朝新近在西疆大胜西凉军,皆依仗镇守西疆的平西侯花穆将军。据说花穆将军麾下有一员名将,名叫赢疏邪,他武艺高强,计谋无双。南朝之所以大败西凉,他功不可没。

传闻赢疏邪是一个孤儿,本无名无姓,他自取姓为赢,为得便是每一战都要赢。果然,从他从军到现在,从未输过。短短两年,便由无名军卒,做到了西疆令人闻名丧胆的少将军,西凉军送他外号,银面修罗。

传闻他脸上常年戴着一副面具,无人见过他的真容,是以关于他的容貌,流言甚多。有人说他生的比女子还要绝美,花穆将军为了不让那一副妖颜乱了军心,是以命他以面具覆面。也有人说他生的太过丑陋,不得不以面具遮掩。

听到琴声,北军们之所以联想到他,便是因为,他身边有一个红裳女子追随,每一次出战,那女子必为他抚琴一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