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陷落》作者:葫禄

                       

文案

程以岁初见沈祁言,是在宠物店外。

那时候她刚买完东西,再一抬眼,只见流浪狗身旁站着一个清隽沉郁的男人。

只是一眼,她就知道完了。

……完了,她的荷尔蒙动了。

程以岁跟流浪狗对视五秒,打定了主意,抢先开口:“它好可怜。”

沈祁言:“嗯。”

程以岁:“你家可以养狗吗?”

沈祁言:“……可以。”

程以岁:“那可不可以麻烦你养一下它?”

男人沉默,半眯着的眸子里,满是审视的意味。

后来,小狗养了一段时间后——

沈祁言莫名能能从小狗的眼睛里看出来它想表达的意思。

所以,一向惜字如金的他给程以岁发了条语音,转告了它的话:

“它说它想你了,问你什么时候来看它。”

狗子:……?

我不是人,但你俩是真的狗。

本文又名《程老师教你泡帅仔》、《如何让你喜欢的人喜欢你》

【阅读指南】

自卑寡言帅哥x心机小太阳

禁欲者失控x撩拨者惊慌

晋江VIP 2021-12-31完结

节选:

田野考古临近收尾工作时,各种电视台和门户媒体蜂拥而至考古现场,由诸多教授和专家坐镇应付采访,资历尚浅的程以岁因此获得了为期四天的宝贵假期。

时至今日,她已经把这来之不易的假期睡过去了一半。

日上三竿,手机响起,程以岁头昏脑涨的睁眼,一个陌生号码映入眼帘。

“喂。”

对面的声音带有一点兴师问罪的起伏:“喂,我是X通快递的,我刚刚去中漾花城7单元401敲门,人家说不是他们的快递啊?”

这样的电话不是第一次打来,程以岁见怪不怪:“你去的是北区,我地址上写的是南区。”

“啊?”快递员熟练的装傻,“南区在哪里?你说的是N区吗?”

“南区是……”程以岁正要口述地图,耳畔响起了雨滴打在玻璃上的淅淅沥沥白噪音,轻而浅,她顿了一下,“没事,你在那里等我吧,我去取。”

闻言,快递员的声音霎时轻快起来:“哎哎好嘞,那我就在快递站这边哈。”

程以岁走出房间门,把客厅正在做有氧操的程母吓了一跳,她抬头看了一眼已经指向十点的挂钟:“哟,今天这么坚强,起这么早啊。”

程以岁被“坚强”这个形容词逗笑,刚睡醒的声音夹杂在破窗而入的雨里:“我爸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