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尸被害之谜》作者:司徒秀彗

                       

文案

在东北一个县级城市,一天夜里,某粮库领导陪夫人在小饭馆过生日。饭后,领导因有事没能同夫人回家,夫人一个人走回家去。在楼道中,一个蒙面歹徒持刀行凶,将其刺成重伤,一年后死去。警方在案件侦破过程中,发现了一名犯罪嫌疑人,就在要对其进行抓捕之际,犯罪嫌疑人与其情人双双服毒自杀。线索一度中断。三年后,这名粮库领导的再婚妻子,又于正月十五月元之夜被杀死在小巷中。现场没有找到有价值的证据,案件扑朔迷离。几个月后,就在案件毫无进展之际,城郊的沙砣草地上,又发现一名女尸。女尸是一名漂亮小姐,小姐是自杀、奸杀、情杀还是他杀?三个女人,和一对有情男女,一个个不明不白地死去,原因何在,凶手是谁,这几起案件里究竟暗含着怎样的一条来龙去脉?警方下大力气,展开了深入细致的调查。公安人员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艰苦努力,南下广州,千里追捕,几经波折,终于把公安内外的犯罪分子缉拿归案。把企图逃脱法网的真正罪犯送上断头台……

云中书城完结

节选:

一个微暖的春夜,天上飘着墨色的云。月亮和星星像一对猫和老鼠,在云朵的遮掩下,互相追逐着,时隐时现,时快时慢。西天上,一颗彗星和一个不明飞行物,发射出最后的亮点,拖着长长的尾巴,在西方消失了。天空的演变,寻常的百姓往往无心关注,他们常常把目光投向了变化多端的大地。

在浩瀚的云天下,辽宁省江水市区的一家小酒吧里,灯火通明,霓虹灯闪烁。这里的座位多是二人世界,每份座位都有隔断。别看天气很冷,但这里客人始终不少,总是出出进进,接连不断。小酒吧廊柜上方,悬挂着电子钟。上面显示着这天是1997年3月4日晚上七点十五分。

靠窗的一个长方小餐桌上,坐着一对中年男女。“来来!明芳,祝你生日快乐,我们干了这杯!”男的是位40多岁的中年人,一米七六大个,白净,微胖,穿一件深蓝色才子西装。频频举杯。女的跟男的年龄相仿,脊梁笔直,身材匀称。上身穿一件白色毛衣,下穿棕色裤子,一双黑色皮靴不时在桌下摆动着。不一会儿,女的好像有点喝多了,嫩白的脸上现出一道晚霞。“少康!你待我真好,可不像有些男人,一生官发财就不要老婆了。”说着往男的杯里又倒了一杯红百年葡萄酒。“唉!人和人就是不一样的。有人好酒,有人好财,有人好色,还有人好修身养性。我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人家说,现实人生四大喜事是什么升官、发财、养小姘、死老婆。我看这些人倒是应该早死。”那男的恨恨地说。“哎!再过两年就是1999年了。我最近买了一本书。里面讲了时空真相、生死轮回、飞碟之谜。还讲了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的预言,说1999年人类要有大劫难。我真的好怕。近来老是作噩梦。”男的用手轻轻拍了拍女的肩膀,说:“千万别怕,咱可是党的干部,唯物主义者,哪能相信这东西。常言说得好:天塌大家死,过河有矬子。比咱的命值钱的人有的是。”男的随后又笑了笑,再次拍了拍女人肩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