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中记》作者:陈十年

                       

文案:

【双c/1v1/囚笼与反转/治愈(大概是)】

众人皆道太子殿下光风霁月,温文尔雅,待人谦逊有礼,日后必定是国之栋梁。

可初雪知道,李成暄是怎样一条疯狗。

李成暄归来当日,出现在初雪房间,“阿雪别来无恙。”

初雪别过脸,告诉他:“殿下不该在这里,我很快要嫁人了。

李成暄逼近她,笑得温润:“怀着孤的孩子嫁?”


李成暄幼年时在冷宫里度过,食不饱腹,饱受折磨。

那年冬天镜湖的水特别冷,好像能渗入人骨子里似的,李成暄当时想,他若是活下来,必然要那些人十倍百倍还回来。

后来他真活了下来,一个温温柔柔的小姑娘救了他,她叫初雪。

她说:“你别怕。”

她像一束光,是这宫里唯一的一束光。

“阿雪,世人所告知你的道德,只不过是用来驯化你的枷锁。你应当相信我,也只能相信我。

这世上,除了我,都不可信。”

“可你所告诉我的,又何尝不是驯化我的枷锁。我是一个有思想的人,不是你的工具,

也不隶属于你,更不应当听从于你。我会自己去判断,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做错了或者做对了,以及……我爱你,或者不爱你。”

一句话简介:斯文败类×人间甜心。

立意:真诚的爱情会治愈人心里的黑暗。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虐恋情深天作之合

晋江VIP2021-4-14完结

节选:

不可说

今年的暑气散得晚,已经八月末,还是有股子发馊的热笼罩着人。行在路上,恨不得都赤着胳膊光着腿。但宫里最是规矩森严,即便走几步路就已经热得发汗,众人还是得各司其职,忙好分内的职责。

宫女云芷刚从尚宫局领了分例内的冰块回来,冰块装在专门的铜盆之中,她揣着盆,盆里散发出来的冷气让毛孔都得到舒爽。

这好景却不长,拐过弯,便到了甘露殿。

甘露殿并不大,位置也有些偏,但风景秀丽宜人,平日里也安静。绕过曲折的回廊,亭台水榭都从身边退开,便到了甘露殿的主殿。

小宫女们穿着浅青色的宫装,在主殿外排成一排,手里端着铜盆、香胰、方帕等洗漱物品,这是在候着长宁郡主起床。

云芷看着她们恭敬低着头,不由觉得出了一口恶气,从身旁经过的时候,故意把步子放得重重的,似乎就是故意做给她们看。

门口还站着另一位大宫女,雨若。雨若咳嗽了声,示意她见好就收。

“郡主还没起?”云芷探头,从大门往里头看。

雨若点头:“估摸着醒了,这会儿还在缓着呢。”

云芷捂嘴笑,看一眼时辰,掐着点进门。小宫女们手脚麻利,上前来预备伺候郡主梳洗。

雨若拦下她们,“东西放下吧,你们出去,郡主不喜欢外人近身伺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