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第一花行》作者:乌度

                       

文案:

太子顾玄启素有洁癖,譬如:不使皂靴染污泥、不食乡野之粗食、不碰不洁之女子……却屡屡为了一个小寡妇破例。

花农之女宋蝶十二岁时嫁入当地富户冲喜,不料冲喜未成当了寡妇,三年后,同为寡妇的婆婆也因病去世,只留下宋蝶带着个过继的幼童支撑门户。

偏偏她生得艳若桃李,窈窕婀娜,频频惹人觊觎,不得不寻了太子当靠山,成了太子的‘外室’。

顾玄启喜她翦水秋瞳,喜她雪肤花貌,喜她杨柳细腰,唯独对她那张樱桃唇又爱又恨,能说甜言蜜语,也能把人气死。

他曾被她气得口不择言,然而前脚刚斥了她一句‘乡野村妇’,后脚便低声下气地哄她:“孤方才的意思是,孤若是乡野村夫,便能早些遇到你,让你少吃些苦。”

人人都以为宋蝶是靠给太子当外室才开了长安城最大的花行,宋蝶却不这么认为。

她不过是将花行分了一股与太子,又赁了太子的别院,和太子有场露水姻缘罢了。

宋蝶本以为等太子即位,这场露水姻缘便可作罢。

没想到太子即位后做的第一件事,却是力排众议立她为后。

朝臣们大呼不可,顾玄启却道:“她是寡妇,朕是鳏夫,有何不可?”

宋蝶这才知道,他疼她,疼到了心眼里。他想要的,也远不止一场露水姻缘……

————————

小剧场:

又一次出宫去别院的路上,顾玄启琢磨道:“小妇人近来愈发嚣张,须得寻个法子好好压压她的气焰。”

张公公心下腹诽:夫人的嚣张气焰还不都是您宠出来的?但身为奴才,他还是为太子献了三计。

然则到了别院,一看到小妇人的盈盈笑脸,顾玄启便将第一计抛到脑后;喝到小妇人亲手调制的羹汤,顾玄启直接摒弃了第二计;等到更衣安歇时,才将第三计派上用场……

只可惜,这第三计非但没压下她的气焰,反倒助长了她的脾气,天还没亮就把他赶下了床。

顾玄启身为太子,自不好跟个小妇人计较,只能摸摸鼻子回宫上早朝去了。

排雷:

1.男主非c,遇到女主后1v1,不喜勿入。

2.男主洁癖是有原因的,不是真的看不起‘不洁’女子,文中会讲。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蝶,顾玄启 ┃ 配角:专栏预收文求收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情郎是太子

立意:逆境中勇往直前,爱情来临也要勇敢抓住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种田文 甜文

节选:

阳春三月,桃花怒放,莺啼鹂鸣,风光正好。

傍晚,扬州瘦西湖上,一艘艘画舫里,或有文人墨客吟诗颂词高谈阔论,或有名伶雅士抚琴作乐莺歌燕舞。

偏有一艘华丽的双层画舫中,既无丝竹之乐,亦无觞咏之声。二楼舱房内,有一年轻俊俏男子坐在桌边独酌,有一身形高大佩横刀的青年男子双手抱胸站在角落阴暗处,有一白面无须的中年男子微低着头守在门口。

三人俱未出声,似是怕惊扰了独坐在窗前赏景的男子的雅兴。

只见该男子头戴嵌宝金冠,一身苍蓝织金锦袍,虽慵懒地靠坐在窗前,却不掩其龙章凤姿俊雅风流,一双幽深凤眸眺望着舱外的夕阳盛景。本就俊美不凡的面庞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更是夺目耀眼。

这时,隔壁一艘小画舫里隐约传出主仆两人的对话。

“这药当真有用?”

“少爷,您就放心吧。这可是小的特意找丽香楼的龟公买的,说是只需要加一指甲盖到酒水里,再贞烈的女子喝了都能嘿嘿……不过,少爷,以您的品貌,就算不下这药,那赵家的小寡妇怕也巴不得与您春风一度,您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你小子懂什么,那小寡妇看起来温婉柔顺,实则是个倔性子,烈得很。以防万一,还是用点药稳妥些。去,把这药放进那子母壶里。时辰快到了,本少爷该上岸接人了。待会儿,你就……”

这主仆二人的声音本来不大,奈何画舫里四人都是习过武的,耳力异于常人,便将主仆二人商量的勾当听得一清二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