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同人)无端》作者:袖剑飞吟

                       

云瑜

南屏山上孔明祭风已有三日,东南风仍未起,江上依然是西北风呼啸,周瑜按着性子再等了一天,见风犹未有,便再忍不住,不理鲁肃的阻挡,领着几个小校前往七星坛,要看看那孔明究竟有没有能耐请来三日三夜,不,一日一夜足矣的东南大风。?

“都督,那边有一叶小舟,莫非是敌人细作!”沿江而行时,一名眼尖的小校指着岸边枯苇掩映下的一叶扁舟叫道。?

周瑜眉头微皱,抖缰向小舟所泊边岸而去,小校们随着小步跑去,各个手按腰刀之柄,随时准备厮杀。?

小舟随岸边浪涛起伏,小小船窗中透出一点灯光,将舱内人的侧影映在窗上。?

一名小校上前几步,拦在周瑜马前,冲舟上喝道:“船上人听着,速速出来,让我等查明身份!”?

窗上的人影动了,接着有人自舱内出来,站在船头向周瑜这边望来,夜中只能辨出一身儒生蓝衫。?

“上岸来!”小校命道。儒衫人略一踌躇,便依言跳上江岸,朝周瑜走来。几个小校早围了上去,喝令他停步,搜身,接着其中一个回到周瑜马前报道:“没有兵器。”另几个便要上小舟搜查一番,儒衫人似欲开口阻止,无奈众人拔刀相向,他只好无奈地摇头。?

“也没有什么。”周瑜在再接到回报时跳下马,将缰绳交给手下,走了上去,小校们忙亦步亦趋地跟上。?

周瑜离儒衫人几步远站定,沉声问:“先生何方人,缘何深夜到此处泊舟?”?

儒衫人很不自然地将目光从雪亮的长刀上转到了周瑜身上,拱手作答:“在下沛国谯郡人,一路游学至此,正欲回还,江上风大,无法过,因而在此处停下,待明日风略小时再渡江。”?

周瑜在儒衫人目光转向自己时突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他定定神,道:“江北为我敌界,先生尚请于此处滞留些时日,待破敌后再过江不迟。”?

“这……”儒衫人略为迟疑,几柄长刀已逼了上来,他后退一步,求救似地看向周瑜:“将军,这,这是……”?

周瑜挥挥手,示意退下,“先生勿怪,两地交战,防守严谨,恐有细作,是故……”?

“我一小小书生,何言细作?!将军过虑了!”?

周瑜走上几步,“先生埋首书简之中,怎知军事?还请先生留些日子,何况先生此时过江去,江北亦以先生为此方细作。”?

“这样啊……那谢将军告知,唉,两军争胜,殃及无辜……”儒衫人叹一声,转身回舟中去。?

小校们闻言不忿,周瑜制止住诸人冲动,冷笑道:“先生此言过分了吧,不过请先生晚些时日过江,先生便发如此感慨!”?

儒衫人在舟边转身,苦笑道:“岂敢因一己而发此言论,实是行来所见太多,方才随口一说,不想未分场合,以至将军误会。”?

“倒是某唐突了,先生倒有仁心,只是自古便是如此,先生清高,以是悲叹,为将之人,可无心作此叹。”周瑜冷冷望着儒衫人。?

儒衫人在暗中不为人觉察地轻轻摇首,无奈道:“在下一寻章摘句之辈,本只有两句牢骚,岂敢与将军相辩。若言语有得罪处,还望将军海涵。”?

周瑜烦闷已久,实在是想生件事来舒散舒散心中闷气,军中却又不好找人出气,也无人敢与他折辩,孔明在时尚有人斗智,其时孔明又在七星坛祭风,如今竟被他寻着个人说几句话,辩一番,哪里肯放?于是走几步赶到儒衫人面前:“先生,方才是某失礼了,先生一路游学,想必学识渊博,对世事也必有独到之解,不知可否指教一二?”?

儒衫人连连摇手:“将军如此说,在下何敢担当,几句牢骚,敢污将军之耳?”只是毕竟为文弱之辈,强不过周瑜又必也是有满腹牢骚欲寻人倾吐,两人登舟相论,竟论至东方放亮方自分手。?

“都督昨夜与人论至今日?”鲁肃接入周瑜,**。?

周瑜解下身上铠甲,交于侍从安置,笑道:“郁闷许久,终得一吐,宁不快哉?其人不愧游学之士,竟熟知北方各次大战,且见解精到,确非凡人,可惜日日求贤,竟遗此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