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行》作者:端仱

                       

攻都是外族,受都是乐师

一弯新月浅浅的映在瓮山泊的水面上,初春夜晚还带著微微寒意,空气中弥漫著青纱似的薄雾让一切显得朦胧。瓮山泊的沿岸有一片紫竹林、几树梨花,以及芦苇丛;湖泊上只有一艘小画舫。画舫上点著四盏微弱的灯火,见不著人影,更衬托出一派清幽隐逸的气氛。

芦苇丛中有个男人一动也不动的蛰伏著。他屏气凝神,精神和四肢凝聚成一个单位,可以随时一触即发;但他并不著急,非常有耐心的等待著。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一只金蝉,在泥土里等待著春雷惊蜇之日,破壳而出。不过金蝉需要在土里待七年的时间,他希望自己不需要等那麽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