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祖坟》作者:斋子88

                       

文案

从小在这里玩过的次数跟我每天睡觉的次数成正比

————我家后山,

还没百尺高的山头几乎埋得都是我家祖先的坟墓,

下面竟然会有个偌大的皇家陵墓……

引得一群一群的人趋之若鹜,

怎知等着他们的不是荣华富贵长生不死,而是

一步一步的死亡和凄风苦雨……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遇,叶刚 ┃ 配角:刘甜甜,刘清辉,李岚 ┃ 其它:光怪陆离的故事,酣畅淋漓的人性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盗墓 异能 惊悚悬疑

晋江VIP2012-12-29完结

节选:

鄙人姓刘,单名一个遇字,话说我爸妈一个初中一个高中的俩农民,也就那点文化,起的这个名字还真就有那么点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过,单从名字这点来说,我觉得刘氏家族女孩比男孩待遇要好的多,不像他们男孩子起名字都得按族谱上排着来,一个辈份中间都是清一色的一个字,就只是最后的那个字不一样,比如,我们这一辈的“清”字辈,男孩们都是刘清辉,刘清文,刘清剑……等等,女孩因为不能入族谱,就可以让父母自由发挥,想叫什么叫什么,只要不让人笑话就行。

刘氏算个大姓,除了那高深的嫡系家族,其旁系家族同样也很庞大,我们家这一脉不算嫡系,我们的祖先跟汉朝刘氏有没有关系,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们家的族谱可是有几十大箱的,也算得上是渊远流长了,据说我们家族世世代代还出过不少的达官贵人呢,只是他们垂暮之后回归深山,避世在这个湘中盆地的芝麻小镇上,并不为外人所详知。

然据我们家族谱上记载,在封建王朝结束后,社会的动荡不安让我们家族也没能幸免于难,自那以后就开始没落,文革时期彻底滑至低谷,连后山的祖坟都被人挖了个底朝天,现在仅留下的也就只有那些用来守墓的被族人修复后的石牛石马,可就连这些个石雕都曾三番五次的遭人惦记,原因可能是我们家祖先太有钱了,声名远播的让人忌妒。

今天是我奶奶的九十大寿,在这深山老林的山旮旯里,还真用得上“龙蛇混杂”四个字来形容这个盛大的场景。刘氏家族的四大皇九大族齐聚我们族祠堂,奶奶算得上是族里的长老级人物,虽然那些同族平时跟我们联系的少,但是在这种“普族同庆”的时刻,他们还是纷纷齐来庆祝,光小车就占了国内外十几个大品牌,话说从我们这出去的那都是人中龙凤,有人说这是因为我们刘家祖宅的风水好的缘故,但我不信这些,我认为他们的所有成果都是他们自己努力奋斗的结果,这背后的心酸岂能用“风水好”几个字来抹杀。

算起来我也有六、七年没有回老家了,千万别说我不孝顺啊,我爸妈他们这些年也都不在老家的,奶奶也是今年才回来,前些年她一直在外地的大伯父家,可能是因为现在年纪大了本着叶落归根的思想吧,又强烈要求搬回来住了,可惜的是,在我在家的时候,她老人家没有在家,我走了,她却又回来了,就这样我的十几年童年生活里没有奶奶的影子。

据说奶奶从大伯父家回来后,一直就住在祖屋祠堂左边的里屋,下车后我就直奔祠堂向奶奶报到,还好赶在了中午宴席开始之前回来,奶奶她也不是很生气,看她老人家一把年纪却还神清目朗的很,我打心眼里也是感到高兴的。

规规矩矩的问候过奶奶后,我就从祖屋上来,回到我以前的家——我爸离开祖屋单独砌的房子,因为离祖屋有些距离,且所处地盘比祖屋要高,所以我总是将二者以上面下面来区分。

看着阔别了七年却只是变旧了些的红砖白墙小阶梯,我的心暖暖的,感觉仿佛小时候的欢乐时光就在昨天。在这套独立式的俩层小居里,我度过了我的小学和初中,那个时候,爸妈带着弟弟在外打工,我跟姐姐俩个人留守在家,站在村口等着他们回来是我跟姐姐做的最多的一件事,说起来还真有点心酸,但那段时间里我们无人约束,吃喝完全自理,要多自由有多自由,时至今日,我不肯受约束的个性跟童年时的这段生活有着莫大的关系。

奶奶的生日在中秋节前十几天,天气有些转秋凉了,回家时匆匆忙忙的也没带衣服,不过还好家里有些初中时候的衣服,能让我暂时保暖,别看好几年没穿了,衣服都还是好好的在这里也没有发霉,想必一定是四婶没事时帮我们打理的,唉,我这身高,在上高中以后就没长什么,体重也一直维持在八十斤左右,穿几年前的衣服虽然感觉有点怪怪的但还算是合身,真是悲痛啊!

话说在我们这一辈里,我的身高是不忍提起的,最高的堂妹一米八,最矮的堂姐一米五一,我刚刚好一点,倒数第二,一米五六,“156”这个数字是我高中三年和大学四年最不乐意看到的数字。可这不能怪我,身高不是我的错是爸爸妈妈组合的不好,胖瘦不是我能决定的,是学校食堂亏欠了我,我只是个受害者,都是他们,害我曾经无数次在需要用身份证去的地方都被拦了下来,“对不起,我们这里不接待未成年人……”我明明都已经奔二了,这是为么为么啊!

站在镜子前面看着现在的自己带着七年前的影子,我无比感慨:“这个世界无比多的鲜花与绿叶,为么偏偏好死不死的我就是那一片非常不起眼且终年见不到阳光的绿叶……”且这绿叶一做就是二十三年,绿叶就绿叶吧!我认了,可就连这绿叶我都当得不消停。

自我在这个小屋里出生后,奶奶就一直喜欢说我是刘家最有福气的人,而且她很坚持这个看法,我不能表示反对,我只能说我的命运多舛了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