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萨满》作者:太乙榛仁

                       

文案

南有茅山术,北有出马堂,此为“南茅北马”。

因为一场无可避免的冥婚,我娶了一位非人非鬼的小美妞,命中注定与“北马”结缘。

印刷厂的妙龄女鬼、养阴壶里的怨戾鬼童、民国时期的校花冤魂纷纷向我投奔,更有阴司鬼王要与我合作,开办接洽鬼事的公司来赚取功德。

我行走在世俗所不了解的道路,用文字为你揭开人与鬼之间那层薄薄的神秘面纱…

标签:灵异 茅山 玄学 冥婚¤¤¤¤¤¤¤¤¤¤¤¤¤¤¤¤¤¤¤¤¤¤¤¤

节选:

我叫张伟,在东北三线城市长大,职业是高三学生,已婚。

高三学生就说已婚肯定不靠谱,国家法律也不允许,但我可以告诉大家我确实结过婚了,这桩婚事既不是大人们牵线的娃娃亲,也不是我找了哪家的姑娘玩私奔。

而是我这桩婚……是冥婚。

这事听起来瘆人,若是冥婚的男女双方都不在世上也就罢了,找算命先生批生辰八字,能对上八字便合棺并骨。

可活人和死人的冥婚怎么办?

一场婚礼流程下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嫁娶灵位,以后便正常生活了?

婚姻不是儿戏,冥婚,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六岁那年,我随父母到农村的姥爷家过年,家里孩子多,我又是最小的,谁也不愿意领我这个小尾巴玩,表哥表姐腿长,一跑就把我丢开了。

当时是下午,阳光不错,被表哥表姐甩开的我揣着一兜子鞭炮,在厚雪覆盖的田地里无聊的边走边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