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开集团公司》作者:红糖茶果

                       

文案

叶茀茀穿书了,穿成了书里大反派的幼年妹妹,前途黯淡,下场凄惨,人还腿短。

跟着还未成名的反派爹和反派哥哥在村里吃了四年粗茶淡饭,系统终于上线给她带来了好吃的,叶茀茀拿起菜刀,发现她没钱把菜吃完,得出门摆摊。

摆摊不够赚,叶茀茀开了家食肆。

对门食肆敲锣打鼓满城扰民拉客,叶茀茀开了家唢呐店,试音色的城北居民在他们隔壁从早吹到晚。

不学好的书生们写诗造谣坏人清誉,叶茀茀开了家茶馆,天天让说书人讲不要脸的书生。

膏粱子弟强抢民牛毁人耕地,叶茀茀开了家状师所,一个个官司打掉对方整个家族。

别人路见不平一声吼,叶茀茀路见不平开铺子,铺子越来越大,越开越多,叶茀茀干脆建了公司组成了叶氏集团。

数年后,当重生而来的男女主带着主角团出现在叶府门前,一眼就看到了那块皇帝御赐的皇商牌匾,众人表情一阵扭曲。

上辈子那个被诛了九族的叶家,怎么变成了这样?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茀茀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做个公道人

立意:帮助别人也是帮助自己。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美食 系统 穿书

晋江2021-07-30完结

节选:

叶茀茀蹲在地上,圆乎乎的短手抱紧了膝盖,江南的冬天地面上还能看见枯草,赵家门前挂了大红灯笼,灯笼下边是一只肥壮白嫩的年猪。

肥壮白嫩的年猪嚎叫着被一群大汉提溜到了案板上,来帮忙杀猪的村民们热热闹闹地谈论着今年的收成,把年猪围在了中间,叶茀茀站起身,转悠到了猪头前面,年猪的嚎叫声连绵不绝,经验老到的杀猪匠拿着盆子站在叶茀茀身前,提起刀往猪脖子上一扎,新鲜的猪血就咕噜噜地流到了盆里。

在年猪生命里的最后几分钟,它猛烈挣扎,它用力嘶吼,它猪蹄狂甩,甩得叶茀茀特别想吃酱猪肘子。

别说酱猪肘子了,那盆新鲜猪血都看得她直流口水。

任谁像她这样顿顿吃素,都很难觉得杀猪这种事有什么血腥的,叶茀茀肚子里馋虫直叫,她翻了翻肚子上的小荷包,里面只有七文钱,七百文才能买到一斤猪肉,猪杂碎也要上百文,叶茀茀小心地把七文钱放回了荷包里,掰着手指数起了她究竟有多少天没吃过肉。

她的手指又短又小,数起来飞快,她数了很久很久,还是没有数出来究竟有多少天,叶茀茀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被自己气得跺了跺脚,数了这么久,她才发现这样做好幼稚,太不符合她高中生的身份了。

身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算得了函数解得了方程,张口元素周期表闭口唐宋古诗词的高三考生,叶茀茀挺直了小身板,觉得她将来必然会在这广阔天地里有一番作为。

“茀茀,你又乱跑。”

叶秦牵住了她的右手,叶茀茀转过身,拿左手扒拉住自家大哥的大袖子,仰头问了他一句:“晚上吃什么呀?”

叶秦穿着一身雪白的麻衣,麻布是极差的料子,白色是最常见的衣料颜色,可穿在他身上,就显得十分地风流潇洒,仿佛皓月当空般清朗,他低头对叶茀茀笑了笑:“今晚爹爹亲自下厨,你说晚上要吃什么?”

叶茀茀懂了。

爹爹只会做萝卜汤白菜汤和黍米粥,年夜饭总得多做几个菜,今晚应当是三个菜都能见着。

叶秦摸了摸叶茀茀的头,牵着她的手带她往家里走,还没走几步就听到她在身边委屈巴巴地念叨:“我想吃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