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情春城》作者:胡贰

                       

文案

我叫胡贰,毕业后莫名其妙地闯入了当地黑帮的争斗。

工作、事业、爱情……

我和兄弟们用自己的故事演绎着一段段不平凡的经历!

帮派、企业家、官员……

一张张面孔刻画出最现实的社会!

不历经风雨,哪能见彩虹?但历尽千辛万苦之后,路又在何方?

所谓的彩虹春天,究竟是事业的成功、爱情的幸福,还是江湖生活的多姿多彩?

这不是一个凭空想象的故事,

这是会引起所有七零后、八零后和九零后都产生共鸣的社会经历。

故事可以虚构,那人生呢?

标签: 热血 青春 霸道情仇 都市 黑道争雄

魔铁中文网VIP2015-09-19完结

节选:

一切的一切都是从接到那个电话开始的……

我们租住的地方是昆明一个叫粟树头的城中村。村里唯一的一个三层小院里,一楼住的我都不认识;二楼的五间小屋里,我和表弟亚彬住一间,另外一间住着我的表哥刘文,其它三间的不认识;而三楼只有三间房间,里面住的是西双版纳的一群傣族女人,我认识其中的三个:玉丹、玉妮和玉香。这些便是我目前的背景。

别问我为什么一个院子里那么多邻居我只认识几个女的,我从学校毕业了来大城市混社会也只有一个多星期,现在还没有工作呢,没办法只有来和亚彬先挤挤,而亚彬偏偏和三楼的玉丹非常熟,还带我去那个我们叫玉丹姐的房间看过三次电视,所以嘛,我就只认识和玉丹姐同住一屋的玉妮和玉香。

对了,这群傣族女人是在昆明各个夜市和餐厅里面跑场跳舞的,西双版纳的傣妹嘛,能歌善舞,据说很多都年纪轻轻就出来大城市混了。我之所以说这是一群傣族女人而不是傣族妹子,是因为她们中的年纪有老有少,就比如玉丹姐吧,我们不多的几次见面里她都是浓妆艳抹的,加上身材确实前凸后翘,那个傣族叫“笼基”的裙子又特别紧,穿在身上还露着个小肚脐,所以真的看不出真实年龄。不过有一次我大清早起来看见她没化妆的样子时着实吓了一大跳,那个脸老得呀,我的小心肝是“扑咚扑咚”好半天才平静下来的,也是打那以后,我睡觉幻想的女人中再也没有穿“笼基”的角色了。

扯远了,还是说那个电话,那天是周六晚上,亚彬和刘文俩人都没有上班,所以我们三人挤在刘文的房间里斗地主。当然,我们打牌是不敢打钱的,一来大家是亲表兄弟,二来嘛,当然是身上没钱啦!不过同样有奖罚,那就是输家的要单腿蹲着打下一局,这个惩罚说起来也是倍爽,没钱又想玩牌的朋友可以试一下。

真的不扯了,说那个电话。电话是亚彬接到的,他那声温柔的“丹丹姐”让我浑身鸡皮疙瘩,本就单腿蹲着的身体一个趄趔直接横在了地上。不过接完电话后,亚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把牌往床上一丢,嘴里大声叫道:“兄弟苦等二十年,今天终于到他上场了!”吓得我和刘文都准备把他拖去量体温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