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戏》作者:维泠

文案

他有尘世俗缘,我要修普度众生。到此,正该为止。
我本是山林里一只野狐狸。一日撞上了林中寻猎的狗群,遁入一间寺庙避逃。胆战心惊过了几夜,竟真逃过一劫。

乡间小庙香火不盛,也无人打理。我感念庙里供着的神佛之恩,饱腹之余常去清理积灰,供一两颗山中野果。

一日佛祖下界,恰碰上我正用尾巴为佛像拭灰。佛祖叹我心诚,点化于此,同受庙内香火。要我潜心修行,若能悲悯众生,便能飞升成佛。

我拜下应谢。承此大恩,却懵懵懂懂,只是若能享受庙中香火,便再不必忍受饥肠之苦,于我实乃天大幸事。

狐狸修行,尾巴数量代表阶层高低,若能修出九尾,也便是成佛了。

我虽不懂章法,但千百年来,竟也修出了八条尾巴。成佛或许一步之遥。

既承了这里香火,理应护一方平安。
CP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