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作者:一碗橙子

文案

(短篇)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春天正好,适合相爱。

古风,师兄弟,年下

夜半忽然下起了雨,即便在屋内,也能听到雨落青瓦的声音。

雨里裹着些初春缠绵入骨的冷意。一帘烟雨迷蒙,是柔柔软软的锋利。林辞没有入睡,他批了件灰色袍子,坐在木方桌旁的长条凳上。桌上有一坛老酒,粗糙棕红色泥罐子,旁边却放了两个细腻温润的白玉酒杯。它们笼在屋内一丝昏黄的烛光里,和林辞一样,它们也在等一个人。

春夜有声也寂静。林辞坐在凳子上一动也不动,烛光映在他的侧脸,像沉静长久的光照在一幅画上,专注又散漫。他忽然眉间轻微一动,像是预感到了什么,起身到里屋了去拿了一把伞,推开门便往小庭院走去。雨里有寒气,也有香气。院子里的梅花冷香摇摇晃晃,林辞闭上眼,倒是很悠闲的样子。

然而只是刹那,一把剑便抵在了他颈边,就在他睁眼的那一刻。那剑不紧不慢,不慌不忙,也带一股冷意。林辞笑了笑,不惧不躲,说道:“原来是你。”

对面持剑的带着厚重的青箬笠,暗夜里看不清长相,也没说话。

林辞又问:“那这次他们给你多少时间,一月、一周还是一日?”

“一年。”

“杀我你需要用这么长的时间?”

“暗鹰门的大师兄,杀你,一年怕是不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