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作者:玻璃心碎一地

                       

文案:

扫雷:

1、短篇插叙文,5万字封顶

2、N·P总·受刷日常,没有啥大纲

3、喝了这碗狗·血,一起静静(:зゝ∠)

4、欢迎抓虫及语法毛病,不接受关于笔者逻辑、节操、三观的板砖

5、不接受质疑故事中人物的做法和笔者三观搭上关系的板砖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首先,也是有规规矩矩的,比如郝陇,他让将仙老老实实从屏锁门的大门出入,甭要每次都做贼似得翻山而上。

关婆子只是要将仙甭再为难何家——何家就只有何芳宗一个独女,经不起折腾和惊吓。如非要听曲子,自个学去!

老妖婆想了许久,最后只叫将仙到她那儿住上个一年半载。

笼笼统统就这些,其实也没多要紧,难得瞧将仙低头,已经算是稀罕极了。

偏有一个甄瞎子不要命,最后轮到他才笑了大半天,咬牙切齿地说了:“还记得四十六年前的赌么?”

将仙打赌何其多,其他人都想不起来了,倒是当年在场的郝陇想了一下,立马黑了脸。

果然听甄瞎子如此娓娓道来:

把你将仙年少时爱穿的红衣穿好,正正经经给我耍一套功法;待功法耍完,你身上得脱干干净净,而且衣裳要毫无破损。

说白了,就是青楼姑娘的把戏。

为此,甄瞎子还特意裁了上好的红衣一套、让人送到当时回到承启岛的将仙手中。

如有人问,将仙后来真这么耍了吗?

耍了。

只是、现场被捆起来蒙住眼的甄瞎子内心是崩溃的。

不小心误闯、看了后头那一小段的俞智也是。

原文第1章无内容,非缺;

晋江2017-11-20完结